天翼文學->玄幻小說->人皇紀TXT下載->人皇紀->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 許綺琴的分析!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人皇紀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 許綺琴的分析!

    高力士看著王沖放到桌上的那塊雙魚玉佩,神色沉默了不少,慢慢的,那一雙眸子中泛起了道道波瀾,似乎想到了什么,隱隱有些哀傷,但只是一瞬間,所有的波瀾都全部斂去了。

    “能告訴你的,圣皇都已經告訴你了,既然陛下都已經說了時機未到,我也不可能在那之前告訴你什么,這有違陛下的本意!”

    這一次,高力士卻拒絕的相當干脆。

    做臣子的不可違逆君王,圣皇特意在后殿言明,那他就絕計不可能在此之前泄露圣皇的秘密。

    王沖如果以為這樣就能夠從他口中輕易得到答案,那真的多想了。

    王沖聞言,頓時心中一沉,微微皺起了眉頭。

    現在朝野內外,整個大唐,最關心的就那幾件事情,而對于王沖來說,只是多增加了一件后殿的事情。

    王沖本來以為高公公既然答應,愿意出宮赴約,那么自己至少也能夠從他那里得到一些答案,然而讓他沒有料到的是,兩件事情高公公全部都避而不談。

    這和王沖的期望相差極遠。

    這讓王沖心中難掩失望,至少內心深處王沖依舊有些不甘。

    “公公,并非王沖多慮,如果只是王沖個人的私事,即便公公避而不答,王沖也能夠完全理解,但是宮中上下人心惶惶,而昨日的朝會,陛下驚鴻一現,不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將眾臣的折子悉數駁回,只會令眾臣更為不安。”

    “國不可一日無君,君王是國之重器,如今君王未定,國體未安,難道公公要坐視不理,任由這一切繼續下去,進一步的惡化嗎?”

    “而且自昨天的會面之后,王沖心中就有一種很強的不安感,我不相信公公就沒有這種感覺,如果真是如此,公公又何必赴今日之會?”

    王沖疾聲道。

    前幾句高公公依舊不為所動,但是聽到王沖最后幾句話,高公公眼中終于露出了一絲觸動的神色。

    王沖說的不錯,如果真的打定主意,什么都不說,他又哪里會赴今日之會?

    正是因為心中有著不安,他才會在思慮良久之后,打定主意,出現在這里,并且希冀著冥冥中能夠改變什么。

    “唉!”

    高力士長嘆一聲,望著王沖,眼中閃過一抹復雜的神色:

    “王沖,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是有些事情,我不能說,也無法說,我只能告訴你,陛下是仁義之君,無論什么時候你都要相信陛下,信任陛下!”

    “不管他做什么,都必定有其緣由,有些事情是無法避免的,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我只能告訴你,這一切還遠沒有結束,未來恐怕會有更多我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而有些事情并非起于圣皇!”

    嗡,聽到高力士的最后一句話,感覺他的話中意有所指,王沖渾身一震,陡的睜大了眼睛,望了過去。

    “差不多了,我該走了。”

    高力士一陣唏噓,卻并沒有給王沖繼續發問的機會,他坐在亭臺之中,抓起面前的酒盅一飲而盡,然后抬起頭來,望向空中,只見京師的方向,一只大鳥撲棱著翅膀,疾飛而來。

    高力士手掌一伸,便接住了那只大鳥,拆下上面的信箋,只是看了一眼,手指一彈,便將那張信箋震成粉碎。

    “多謝王爺的招待!”

    高力士說罷這句話,站起身來,很快就離開了,留下王沖獨自坐在亭子之中,陷入沉思。

    春雨湖中,一片寂靜,但王沖心中卻是片片雜亂,這場會面,他本來以為能從高力士身上得到某些答案,但是到了最后,原先的疑惑非但沒有解決,反而越發的令人迷惑了。

    “未來恐怕會有更多我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王沖喃喃自語,想起了高力士離去前說的那番話:

    “那番話到底是什么意思?究竟是意有所指,還是其他的什么?還有要‘相信圣皇’又指的是什么?高力士到底到底想要暗示,或者告訴自己什么?又或者在隱藏著什么?”

    那一剎那,王沖只覺得眼前無窮的迷霧洶涌而來,讓人完全看不清前路和方向。

    這一刻,望著空蕩蕩的山水亭,王沖的目中也不知不覺的透出一絲迷茫。

    “嘩啦啦!”

    不知道過了多久,就在王沖陷入沉思的時候,一陣船櫓撥動水浪的聲音傳入耳中,將王沖驚醒過來。

    回過頭,只見一道妙曼的身姿帶著斗笠,邊緣垂下白色的青紗,正撥動著小船靠到了山水亭旁。

    那小船中散落著一些蓮花和荷葉,看起來似乎是一名采摘青荷的女子。

    在春雨湖中,這樣的季節這樣的女子并不罕見。

    只是看到那名頭戴斗笠青紗的女子,王沖卻是眼中微亮,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綺琴!”

    王沖叫了一聲,很快站起身來,幾個快步走到亭臺邊緣,抓住少女伸出的手臂,輕輕將她帶到了山水亭中。

    “怎么,我們家大人遇到什么疑難,需要小女子效勞嗎?”

    一陣輕笑聲從白色的輕紗下傳出,少女輕笑著,伸出細藕一般的手臂,輕輕摘下頭上的青紗斗笠,立即露出了一張年輕的絕色臉龐,正是后勤女王許綺琴。

    “都聽到了?”

    王沖拉著許綺琴,在山水庭坐下,輕聲道。

    “當然!”

    許綺琴微微一笑,高傲的揚起了雪白的脖頸,微笑道。

    “雖然我的修為比不上你,但也有皇武境,在一個小小的春雨湖中,想要聽兩個人的談話,還是沒什么問題。而且,那位高公公不是也沒有避諱我嗎?”

    說道最后,許綺琴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頗有幾分俏皮的味道。

    王沖約見高力士高公公,整個春雨湖周圍全部戒嚴,但許綺琴卻沒有關系,她早早的打扮成了采蓮女,棹一只小舟,飄在了這春雨湖中。

    王沖和高力士之間的談話幾乎一字不落,被她全部聽了進去。

    “呵呵,你是打定了注意,看準了高公公不會防你!”

    王沖搖頭失笑。

    許綺琴只是狡黠一笑,頗有幾分洋洋自得的味道。

    高力士至少是圣武境巔峰的修為,甚至半步入微,或者達到了更高的境界,這種級別的高手,方圓數千米的方位內,一只蚊子落下,一道水花波蕩,一只蟲子在地底爬動全部都逃不過他的耳目。

    許綺琴頂一個斗笠,坐在小船里,當然瞞不過他的感知,既然沒有隔絕兩人的談話,自然也就沒有阻擋許綺琴的意思。

    “聽出了什么?”

    許綺琴恐怕是他身周所有人中最聰慧的女子,這次會見高力士,關系重大,正好遇到許綺琴,王沖便索性請了他過來幫自己參考。

    “高力士是圣皇身邊的心腹,圣皇既然沒有明說,那么高公公自然不好僭越,很多事情也不敢訴之于口,這一點你不是早就已經料到了嗎?”

    許綺琴拿過一旁精致的茶壺,接過王沖遞來的杯子,給自己倒了杯香茗,輕輕呷了一口開口道。

    這次會面之前,兩人之間早就有過一番對話,高公公說的話,早就在兩人的預料之中。

    “可是這樣,我們就毫無所獲,對于現在的局勢也沒有絲毫的幫在助。”

    王沖聞言微微皺起了眉頭。

    雖然早就預估到了高公公會說什么的,但內心深處王沖還是有一絲希冀,希望能夠通過高公公,得到一些當前局勢的答案,但是顯然王沖失敗了。

    “呵呵,誰說王爺失敗了,何況,高公公不是已經說了嗎?”

    許綺琴輕輕笑道,將手中精致的茶杯放回了桌面。

    王沖聞言渾身一震,望著對面的許綺琴露出了專注傾聽的神色。

    入局者迷,旁觀者清。

    他就知道以許綺琴的聰慧,從兩人的談話中必定能夠有所收獲。

    “高公公其實說了三點。第一,有些事情他不能說,也不會說。換句話說,現在朝中所有的情況,高公公都是知情的,包括圣皇為什么前后有這么大的變化,他全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許綺琴微笑著,在王沖面前伸出了三根玉蔥般的手指,娓娓道:

    “第二,高公公說讓我們如論任何時候都要相信陛下。也就是說,圣皇對于自己目前的情況非常清楚,并且也很有可能做下了一些布置,陛下英明神武,號稱千古一帝,正常的情況他應該避免出現這種情況。而出現這種情況,只能說明眼前這種情況,有一定的必然性,陛下也無能為力。”

    “嗡!”

    如同狂風過境,有如雷霆掠空,許綺琴的一番話在王沖的心湖之中,蕩起了道道漣漪,如同一盞明燈點亮黑暗,迅速在眼前混亂的局勢中理出一條條清晰的線索。

    王沖原本只覺得眼前迷霧重重,但是在這一刻隨著許綺琴的一番話,陡然變得清晰了不少。

    許綺琴自信一笑:“其實真正讓我擔心的還是第三點,在我看來,高公公這次之所以會出宮赴會,其實主要是為了第三點!”

    “什么!”

    王沖心中一震,脫口問道。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