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都市小說->秦有荷華TXT下載->秦有荷華->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爭執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秦有荷華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爭執

    把守宮門的侍衛領頭抬手,讓諸侍衛放行。

    嬴政已經等她許久了?

    馬車進入咸陽宮,當即被眾多士兵團團圍住。鄭芙由曲蛾扶著走下馬車。

    “奴才見過鄭夫人!

    此刻站在眾多士兵之前的不是別人,正是與她共患難過的趙高。

    見這陣勢,鄭芙不由得起了幾分懷疑:“小高,這是什么意思?”

    趙高的狐貍眼微微瞇著,看向身后的幾個面生侍女說道:“你們幾個將夫人請回長安宮去歇息,其余人一律抓起來!

    聞言,曲蛾面露懼色,怯怯后退。鄭芙擋在眾人面前,眼神凌厲幾分:“回答我的話!

    唯恐士兵們傷了鄭芙,趙高只得命他們退下,而后說道:“這些人膽敢攛掇夫人行大逆不道之舉,大王命奴才全部抓獲斬殺!

    “攛掇?”鄭芙面色一凌,“是誰告訴大王我是被他們攛掇的?”

    趙高低頭,沉默不語。

    “我要見大王!

    “奴才也是奉命行事,夫人切莫為難奴才!壁w高面露幾分難色,“大王此刻只怕沒有見夫人的閑暇!

    “趙高!

    一大群宮仆侍立在后,嬴政身著玄色便服,數日不見,他的眉宇間更顯幾分威厲,如鳳的眼角稍微泛青發黑,顯得他愈發暴戾陰沉。在他后方站著一個雍容華貴的女子,正是李宓。

    趙高見到來人,躬身行禮,而后匆匆退到一側。

    李宓沒對鄭芙行全禮,微微欠身道:“芙妹妹,你可算回來了。二十多日前你負氣而走,大王為此發了好一頓脾氣,今日可要好好說清楚,莫不要再做出這等兒戲之事了!

    她說話陰陽怪氣,鄭芙聽了很是不舒服,但并未多加理會,這么多人在跟前,她靜默著給嬴政行了一禮。

    “閉嘴!

    李宓急忙朝嬴政欠身:“妾身只是覺得芙妹妹此事做得太過不妥,畢竟大王如此看中她。妾身不說便是了!

    嬴政的注意力分毫沒有在她的身上,倒像是一個人在演獨角戲。

    鄭芙微微抬著頭,直視著他不帶半分情感的眼睛,“做主的人是我,大王要罰便罰我,與他們無關!

    嬴政走近她兩步,俯視著她緊緊皺眉:“你做出這個決定的同時,便該清楚會有什么后果!”

    與此同時,聽到外面動靜的趙太后急忙走出馬車,看到眼前的場景一下子紅了眼眶。

    那日刺殺未遂,嬴政看她的表情是那樣陌生,驚訝、憤怒、痛恨……

    因為她思維的偏差,她的兒子與她決裂,發誓此生不再與她相見。如今她失去了嫪毐,失去了兩個幼子,還好…嬴政念及母子之情未將她一同殺死,看到眼前的景象,她甚至覺得嬴政改變了心意,是他授意鄭芙將她接回咸陽供養。

    “政兒……”趙太后邁開步子往前走去。

    嬴政沒有轉頭看她,略一抬手,周圍的士兵齊齊將趙太后圍住,叫她再難靠近分毫,而后他便突然重重抓起鄭芙的手腕,暴怒非常:“她要殺了寡人你不知道么?你差點死在她的刀下你不知道么!”

    “我知道……”鄭芙被他捏得生疼,卻依舊面不改色,“可天下人只傳你不孝,不知太后的罪過!只要將太后接回咸陽派人看管,必然不會再出事端,而你寬宏大度的名聲自會遠揚。利害之系顯而易見,可你連斬近三十人。一遇到她的事你便會失去理智,我不能再放任不管了!”

    嬴政正當失控的邊緣,半分聽不進她的話,眼里滿是憤怒與失望,“身為一國夫人,你要寡人放任你出宮,寡人答應你。你執意離宮逼寡人去尋別的女子,寡人亦滿足你。但凡你想要的寡人皆會應允,但唯獨母后一事你不該忤逆寡人!”

    “你明知有些人已經因為囚禁太后一事四處敗壞你的名聲,長此以往后果將不堪設想,你將你的宏愿放在哪里?”

    “鄭言蹊!”

    嬴政的眼睛幾乎要滴出血來。

    手腕上的疼痛加上他直呼她的名字,鄭芙愣了神,心里好像突然一下子變得空洞。

    “你必須為此付出代價!辟ы,深棕色的眼眸內是如狼的鋒利,“將王太后囚進華陽宮,其余人等一律梟首示眾!

    “是!”

    一時間諸士兵分分開始抓人,場面有些許混亂,跟隨在車馬周圍的隨從們驚惶大喊,卻是被士兵們團團圍住,逃無可逃。

    “救命!”

    “大王饒命,求大王饒命……”

    “夫人救救我們!”

    “夫人,奴婢不想死,夫人……”曲蛾被兩名士兵拖拉著倒在地上,頭發被抓住散亂不堪,哭成個淚人。

    “撲通!”

    鄭芙心下著急,毫不猶豫地雙膝跪地,抬頭央求地看著嬴政,“阿政,我不該擅自將太后接回咸陽宮,他們都是被我逼迫不得已而為之,一切都是我的錯,求你放過他們……”

    嬴政不為所動,內心如巨浪翻騰。

    他分明已將她想要的所有東西都給了她,他捧在手心里看著長大的女子,此刻竟為了別人跪在他的面前向他求情,求他饒了他們?

    她寧愿欺騙他都不想說出真實的目的,她一心讓他離她而去,他以為他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可她卻為了別人朝他下跪!曾經親密無間的兩個人,為什么突然變成了這樣?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出了問題?

    是因為她回了楚國,還是她結識了什么人,亦或者是她從始至終都沒有將他放在心頭?

    怒火當頭,理智被盡數吞噬,嬴政說出一句令他日后會后悔無盡的話。

    “這些人必須死,就如長安宮的其他人一樣!”

    鄭芙頓時明白了什么,心頭一涼,奮力甩開嬴政抓住她的手,不顧一切地沖向曲蛾,掏出袖中隨身攜帶的短匕干脆利落地朝拖著她行走的兩個士兵攻去。

    衛尉見狀即刻出手以長矛擋住鄭芙的攻勢,心知不妥急忙扔下長矛,而后空手與鄭芙對勢。鄭芙顧不得其他,一副擋我者死的勢頭毫不卻步。

    “夫人懷有王嗣,動武傷身!”

    血淚交織,鄭芙已聽不進去任何的勸告,她只想留住這些一心跟隨她的人。

    突然,后頸一酸,她剎那失去全身的力氣,不由自主地閉眼向后倒去。

    失去意識的最后一刻,她感受到一雙有力的大手將她攔腰接住,她看到一個個熟悉的面孔被人拖著遠遠而去,以及那細微若蚊蠅叮嚀的求饒叫喊聲。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 广西快乐双彩2019323期开奖 广东11选5人工计划全天计划 韩国28是不是官方开奖 4人麻将游戏单机版 贵州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山西11选五预测专家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星悦浙江宁波麻将 排i列五开奖结果 东京热第一次 福建体彩31选7一等奖多少钱 pk10qq群 五分十一选五-首页 广之美子最后10分钟 河南11选五5历史开奖 上海麻将连连看单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