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古代言情->擄拐溫馴夫TXT下載->擄拐溫馴夫->正文 第十五章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擄拐溫馴夫正文 第十五章

    夜黯,風淡,云輕。寒府之內,在象牙白的月華流不進去的地方,他目不轉晴地凝視一副光潔素凈的玉背,額角不住沁出清冷的汗珠,滑落。然而,他管不了麻麻的su癢,剩下的心神只是專心至致地運功助她迫出t內的寒毒,以免她給霜寒之氣凍壞。

    此手法,與當年同出一徹。

    兩片薄唇微抿,君笑湮明顯若有所思。

    是閻王門。

    管他溫吞如水,牽涉家仇,難免摻雜一絲焦躁。他重重地吁氣輕嘆,不敢怠慢絲毫,怕寒毒沉積,冰傷了她的身子。療傷半刻,y寒之毒已然迫落t外,偏偏門外嗡嗡起哄,他稍一分神,運行的氣息驟然紊亂,縱然及時收掌,t內的脈絡收制不及,如同火燒。

    眼見君笑湮臉se蒼白,氣喘吁吁,瑜若蘭顧不得別人而奪門進去。

    「君大哥!」她焦急的喊聲換來君笑湮的斷然拒絕。

    「別過來!顾麚P袖阻止瑜若蘭納入咫尺。

    眼前的人寒毒雖清,但殘留的冷冽未盡消散,且說他需時調息方能運功暖和四周,保護妻子以免邪寒入t。惜,他隱悔不明的心意,觸不及她的眼底;他的漠然拒絕,卻傳入她的心坎。她凝住步履,湛顫的眸心悄然氤氳,縱然與他視線相會,她仍是看不透他。盡管澄澈的水依舊敵不過波濤暗翻,終會眼不及底。

    或許,她將廝首想得太簡單,忽略了她不是合適的人。

    空氣彌漫的沉寂被一陣倉促的咳聲破壞,君笑湮抬眉斂目,毫不猶豫地把目光投放在她的身上。

    「聽得見我的聲音嗎?」

    「……嗯……」nv子的回應彷佛輕不可聞,他卻清楚聽見。

    「姑娘所中之毒在下已將之化解,姑娘大可安心!

    「……謝……」來不及言謝,她虛弱無力的靠在君笑湮的懷里再度昏睡。他提手探測,確定她已然熟睡,才輕柔地將她推離并安置在床榻上,指風布下薄紗帷幔,防止有人擾她休養。臨別一瞥,見著她的容顏放松,無溫的瞳不由自主地掠過寬心的暖意。

    他盼著,她的遭遇不如他悲慟。

    才收斂心神,就見妻子碎步踉蹌地跑掉,眼梢更沾染水珠,他不敢落後,跟在場的寒十夜交代數言,便越過寒府的蜿蜒小徑,來到他們的房間去。

    「小蘭!

    君笑湮甫推門而進,映入眼簾的是瑜若蘭收拾細軟,星瞳噙滿淚光的顏容。不由自主地,他的濃眉微蹙,清淡如水的面容依舊平靜,心弦卻悄悄地繃緊,氣息也平和不了。

    瑜若蘭無言相對。柔荑不停地整理包袱,淚如碎珠,慢慢、慢慢地潸潸流落。她沒想過,自己有天會不能面對他。他怎可這般殘忍?明明知道她是目睹一切,他卻不掩飾對別的她關懷備至,她不怕別人閑語,就是不可自欺欺人。

    她無法欺騙自己,他能夠慷慨他人,偏偏要對她吝嗇的事實。

    「對、對不起,我遵、遵守不了成婚時的、的約定!顾煅始氄Z。生si相隨的約定,留待與他雙宿雙棲的人吧。

    淌入心扉的淚教她愀心絞痛,手腳冰冷,摧肝刺骨。她相信,要是扭捏她顫抖的嬌軀,滲透出來的不是汨汨的腥紅,而是一滴、一滴透明苦澀的眼淚。

    「我、我沒辦法,眼睜睜的、的接受你和他人好!骨喑姓J她心x狹小,容不下他和別人的肌膚之親。

    「她受傷了!咕︿卧噲D解釋,卻遭瑜若蘭愀痛搖首。他平淡的語調,對b方才的悉心呵護,不就是所謂的云泥之別嗎?他是不是未曾發現,從不輕易泄漏的悲喜思緒,剛剛透過兩泓墨黑的清泉,偷偷沁入了她的心頭?

    他對她的關心,從未如此落落大方。那麼要她何以不忍痛退讓,成全他的幸福?

    青蔥的素指攥緊包袱,瑜若蘭立定主意,心灰意冷地默默提起,她低下頭,筆直地越他離去。她懦弱得不敢目視他一雙黑白分明而始終無緒的夜眸。她怕,他會將她目空,她怕,他會流露一點怨恨,讓她更是痛心刻骨。

    「小蘭!

    君笑湮伸手將她拉住,她的肩顫了顫,淡然清幽的墨香圍繞住她,讓她一時未能動彈。她在想,最後他給予的,是一記擁抱。他的大掌把她從後拴緊,既是小心翼翼,又柔情似水的擁抱,害她不爭氣地心如鹿撞。

    「別走!瓜ё秩缃鸬乃,沒有綿綿情話,卻首次揭露了深層的渴求。

    不懂柔腸繾綣的話語,不代表他沒心沒肺;生x孤泊,不代表他視一切為浮云掠影。所ai的人要踱出他的生活,他不可能無動於衷。從蘇湖與她同行游歷,止水的心默默起了變化,哪怕是滴水不進的冰壑,已溶化在她的和煦淘氣里,所以她不能不負責任地逃跑。

    「不……」

    在她眼角種下的淚花,盛開於他堅定的手背上,撼動了他。如果他留住的光是她的盈盈淚波,他還要留嗎?

    「……君大哥,我辦不到!

    「小蘭!

    兩手交握,卻止不住莫名的顫抖,也壓抑不了心底的萬剮悸動。他不過對別人一點關懷,她的熊熊妒意已直燒眼底,要是他爾後三妻四妾,她要怎樣?當個整天發飆的妒婦嗎?

    「我的器量太小,不能留在你的身邊!

    所以她堅持要走?

    君笑湮不自覺地將她綁緊,用力將疑問掙脫出嘴!改阌憛捨?」

    「不!」不曾猶豫的答案,教他的繃緊稍微紓緩!缚墒抢^續下去,我不會快樂!褂猩觞N會b,她難展歡顏更為重要?也有甚麼會b,他對她的快樂無能為力刺他深心?

    瑜若蘭知道狠話傷人,但她別無他選。

    夠了,已經足夠了。她領受過他的淡淡情愫,縱然不是可歌可泣,她就心滿意足。在曇花盛放的一刻摘下,就能永久保存它的清雅靈韻。她和君笑湮,如是。

    君笑湮知道這是氣話,但他為之動容。

    夠了,已經足夠了。他珍藏著她的濃情蜜意,她卻說和他一起不快樂。她深ai他,留在他的身邊卻是無邊的痛苦。他永遠無法給予籠中鳥的,是貼近天際的自由。他和瑜若蘭,如是。

    不過--

    「我以丈夫的身份命令你,不準走!共辉S,他就是不許。天涯海角,他都不會放開。

    「即便我不快樂?」

    「是!苟嘁粫䞍。在他向她勇敢剖白前,他不允她離開半步。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 九鼎投资股票代码是多少 收850输钱号 老11选5开奖信息 乐清期货配资 什么网上兼职赚钱 棋牌赢钱游戏? 福彩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秒速牛牛都压能赢吗 富贵王国 湖北体彩11选五 20选5买7个号多少钱 娱乐棋牌? 大星辽宁35选7走势图 捷豹体育比分网 黑龙江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捕鱼达人千炮版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