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古代言情->美人之并蒂雙姝TXT下載->美人之并蒂雙姝->正文 (二十八)萬念俱灰 愛意深埋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美人之并蒂雙姝正文 (二十八)萬念俱灰 愛意深埋

    海娜搖了搖頭,很奇怪公主為什么會突然問她這個,其實她何嘗沒想過那天的事情。

    巴絲瑪再次擦了擦眼淚,問道:“海娜,如果你是我,此時此刻為怎么做?”

    海娜沉思了好久:“我不知道,但也許,還是會嫁吧。畢竟樓蘭王的脅迫不是開玩笑的!

    巴絲瑪的聲音突然沉了下去:“你也是希望我嫁的吧!鳖D了下便握著海娜的手:“海娜,我已經被牢牢監視了,你替我見見費達,看看他怎么樣了,讓他放下吧,他不是那只為自己的人,請讓他為了我大月氏放下吧!

    海娜覺得心里有塊石頭,沉沉地壓著自己,有太多想說的卻什么都說不出,有太多該做的卻什么也做不了。

    不知不覺間走去了天牢,那牢卒縱然領命關押二皇子費達,卻哪里敢有半分對王族的怠慢,單間的牢房,還鋪好了厚厚的錦被,吃食也比旁的特殊些,畢竟樓蘭王只是一時盛怒,萬一哪天人家父子和解,皇子怪罪起來,可沒人愿意承擔那罪責。

    海娜見費達沒受了委屈,總是放心了些,費達一見海娜,忙走近了些,雙手緊緊地抓著欄桿:“海娜,快告訴我,巴絲瑪怎么樣了?”

    “殿下,巴絲瑪抗爭過,但王以你的性命作為威脅,巴絲瑪現在不得不答應了婚事!焙D鹊统恋卣f了出來。

    費達的臉色從喜轉憂,從憂轉為了怒,又從怒化作悲,突然他猛地把手伸出欄桿抓住了海娜,低聲道:“海娜,我與巴絲瑪立過誓言,同生共死的誓言,你只管告訴巴絲瑪,我們一起死。聽說,只要選好了時間,我們在同一時間自盡,來生來世一定能續前緣。你告訴她,我今夜便赴死,讓她與我一起。她明白我的心意,她明白的!

    那手緊緊抓住海娜,海娜望著滿臉淚水的費達,心里針扎般的痛苦。此時她哪里還在意自己對費達的情義,只想著怎樣能讓這兩個可憐人再幸福起來,隱約覺得此時費達所說的一切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然而,羅達的信、公主的話、王后的憂心……海娜寧愿此時做個局內人,也不要做這旁觀者,這種感同身受,太痛苦。

    “殿下!焙D染従彽卣f道:“請你原諒我。我無法帶這些話給公主!

    費達沒想到海娜立刻就拒絕了他,滿臉的驚訝。

    “殿下對公主的深情,如公主對殿下是一樣的。同生共死更是公主所期待的,但大月氏王后還在樓蘭,我若干大月氏將士也在樓蘭,甚至如今大月氏國更在樓蘭的掌控范圍中。殿下與公主縱然能超越生死,但是他們該怎么辦!”

    費達跌坐在了地上:“我說過,帶她去高昌的……”

    “殿下!”海娜在牢獄的外面,跪在了地上:“我知你不懼怕生死,但我求你,為了我大月氏,放手吧!闭f罷,海娜俯身跪拜。

    費達身體不停地顫抖,背對著海娜掩面痛哭了起來,巴絲瑪的柔情話語此時不停地在耳邊響起,那月下的誓言,也如利劍般插在他的心頭,可是海娜的話讓他沒了辯駁的理由,他如何能讓大月氏的公主為了他不顧整個大月氏呢。

    費達哭了多久,海娜便伏地跪了多久。那獄卒也忍不住過來看了好幾次,但全不知發生了什么。

    費達依舊背對著海娜,堂堂七尺男兒,終究也不好意思讓海娜看到自己哭的樣子,緩緩道:“原是我沒能耐帶走你們,事已至此,終究是我辜負她!闭f罷手向后遞出一條項鏈,那上面有個小巧的方盒子項鏈墜子,大概指甲般大小。

    “這墜子里有我的肖像,在高昌做好的。我本想送給她,讓她時刻帶在身上,便也算有我在她身旁護她。沒成想一耽誤……如今再不必了,你只幫我拿走毀了吧!

    海娜接過墜子,便見一個小小的搭扣,打開果然有鎏金的小像,把費達的容貌刻得惟妙惟肖。

    “殿下!”

    “海娜,請你離開吧。我不愿意別人看我這般樣子!睆氖贾两K,費達沒再轉過身。

    海娜望著他的背,俯身再拜:“謝殿下保存大月氏!”說罷扭身離開,淚也再忍不住了。

    費達這才回頭,見到海娜走遠,喃喃道:“毀了吧,這一世。我變成魂魄,便不用再受人間的苦楚了……”

    海娜拿著這墜子,看著里面的小像,想著費達那溫和俊朗的面容。她總能回憶起第一次見面,費達就站在雨里,望著她,沒有權貴的傲慢、沒有等待的焦躁,那雙眼睛里,干凈透徹。這墜子縱然費達不要了,又不能交給巴絲瑪再讓她痛苦,可若要自己毀掉,卻是萬萬下不了手的。海娜知道這樣不對,可是還是忍不住把墜子套在了脖子上,塞在了衣服最里面。

    她手里來回地摸著那個墜子,浮想聯翩,以至于弗朗走進來,她都沒發現。

    弗朗知道她去了天牢,再看看她這個樣子,心里好一陣不痛快:“海娜,你讓我去看大皇子,我去了!

    海娜這才如夢方醒:“他怎么樣了?”

    “大皇子被禁了好長時間,據說陛下去了幾次,每次里面都吵起來。今天見了,他人瘦得不成樣子,聲音也啞了?墒顷P于婚事,他答應了!备ダ屎攘丝谒骸瓣P于那被侍衛帶進宮的孩子,我也問了,他是死也不說到底在哪,最后我只是逼問出了‘平安’!

    海娜心想,不用問,樓蘭王以費達要挾公主就范,自然就以孩子要挾阿勒迪了。

    “海娜,你說公主不愿意,那大皇子那邊是怎么回事?他就這么不愿意娶公主么?那孩子和他什么關系!”弗朗只知道命令是讓他打聽清楚,可其中原委什么都不知道。

    海娜搖了搖頭:“不情,不愿!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 30选5今天开奖号209 幸运pk10在线计划 成都桑拿网 nBA直播 白金岛棋牌游戏? 手机qq麻将 3d开奖查询结果 河北20选5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 能赚钱的手机软件 贵宾棋牌777 福彩大乐透开奖在哪看 宝贝日本女优剧全集29 浙江11选5专家推测 河北快三爱彩乐彩票网 黑龙江p62历史开奖全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