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都市小說->穿越之女捕快TXT下載->穿越之女捕快->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回都城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穿越之女捕快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回都城

    說罷,不再搭理宮墨天,徑自掠過百夕,跨上了馬,臨走之際,還不忘叮囑他一句:“在本尊還未來曲楚千萬別輕舉妄動毀了本尊計謀已久的計劃!”

    然后,騎著駿馬揚長而去。

    宮墨天頷首,眼底劃過一抹深意。

    面具男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遞給百夕身側的青衫男子,吩咐道:“你現在將這封信轉交給十七,他看了之后自然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么做。”

    青衫男子疑惑地問道:“主子為什么不直接交給宮墨天轉交給十七?”

    面具男挑眉:“宮墨天?嗤~一顆已經廢掉了的棋子。”

    聞言,青衫男子便閉上了嘴巴,將信封揣好,拉著馬鞍調了頭,正要走,又被面具男給喚住。

    “小九,去接近瀟瑤,熟知她的一切動向。”

    “是!”被喚做小九的青衫男子點點頭,敲著馬腹與面具男朝相反的方向奔去。

    面具男下意識地抬起雙手,那天手中的觸覺依稀猶在,她的手,軟軟的,也小小的,好舒服。

    “百夕,你說,我要是抓住了那個女人,是要殺了她還是將其,占為己有?”

    面具男驀然抬頭,視線探向遠方,神情極其復雜。

    百夕回答得很直接:“殺掉,以防后患!”

    聞言,面具男撇過頭,盯著百夕問為什么。

    百夕說,那個女人竟然有本事把宮墨遙迷得神魂顛倒,自然也會把主子迷得神魂顛倒,不如趁心還沒有穩定下來,趕緊殺掉,不然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將前功盡棄。況且那個女人是狐貍,就算能控制,她還是會勾掉主子的意志,然后同宮墨遙一樣,無可救藥,所以,殺掉是最好的辦法,也是,守住主子躲在深淵之中那顆純凈的心,如若不殺,保不準自己也會丟到心。

    聽完百夕的一番話,面具男抿著嘴角,陷入了沉思。

    呵~還是同自己生活了十幾年的百夕懂他啊!既然得到了答案,那就殺掉吧!

    “主子絕對不能對任何一個女人動心,至少在報完仇之前,更不能讓任何一個女人趁虛而入,不然,您的生活將會天翻地覆,所以,請主子好好深思。”百夕是在提醒他,提醒他收好自己的心,別被瀟瑤把魂給勾走。

    面具男又怎會不知呢,可,這心,不是他可以控制得住的……

    “嗚嗚~遙遙,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寂靜的黑夜里,南宮被陣陣微小的嗚咽聲給驚醒,他急忙站起身朝馬車挪過去。

    “…對不起,是,是哥哥和二叔逼我這么做的,你別生氣,嗚嗚~對不起…”

    “瀟瀟乖,不哭不哭,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哭啊~”

    隨著瀟瑤悲痛的聲音停止,又陸續響起男人輕聲安慰的呢喃聲,溫柔到骨子,好似與生俱來一般。

    馬車外邊,南宮不知然地攥緊拳頭。

    而馬車內,瀟瑤緊緊地拽著宮墨遙的衣襟,哽咽著說“她錯了,她不是故意”之類的話語。

    宮墨遙柔情地吻著她的額頭,輕聲細語道:“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乖,不哭了不哭了。”

    做噩夢了吧!

    小女人頷首,淚眼汪汪:“可是,可是我那樣對你,你應該生氣的,遙遙還疼么?”

    宮墨遙笑,他怎么舍得生她的氣呢?愛她還來不及呢,真是的,怎么那么惹人疼啊!男人無奈地敲了敲她的小腦袋,最近她瀟瀟總是會夢見以前的事情,或許用不了多久,她便什么都想起來了吧!看這可憐兮兮的模樣。

    “扒我衣裳做什么?”宮墨遙嘆氣,真的是越來越迷糊了。

    “看傷還在不在,給你呼呼~”說罷,瀟瑤還傻萌地嘟著小嘴兒。

    宮墨遙:“……”她同自己同床共枕那么久,難道一直沒有發現他胸口上的傷疤么?好吧,這可愛的小模樣,真的是不知道了。

    瀟瑤心疼地撫著男人心臟處猙獰的疤痕,忍不住嘟著小嘴兒溫柔地輕了一下,而,宮墨遙被她的舉動給驚得愣了一下,全身宛如溫水淋洗一樣,抿唇不語。

    其實是說不出話來罷。

    半晌,才伸手笨拙地抓住胸口兩側的小手,抵在車窗上,上演了一幕男人性感的薄唇覆上女人誘人的雙唇,繼而深入,一步步地掠奪瀟瑤堅守的領域,溫柔過后,便開始瘋狂地索取。

    本來兩天就可以回到都城的,宮墨遙愣是花了四天才回來,馬車極速地飛奔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中央,然后緩緩停在墨王府門口。

    王爺王妃回來,府上的人應該是感到高興的,可是他們一個個默默地站在府門口,氣氛異常地詭異,原因很簡單,就是王妃不理王爺,無論王爺怎么誘哄都沒用,隨之馬車里的柔情的嗓音與暴怒的爭論聲戛然而止,然后陷入冷寂的沉默之中。

    馬車內,兩人正處于冷戰中,誰都未動,還是宮墨遙忍不住低聲哀求:“咱們先進去,之后的賬你再慢慢算,好不好?”

    “宮墨遙你好像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我記得你那天還命死人臉將我丟出墨王府的,怎么,三王爺老了,連記性也差了起來。”

    某男額上青筋猛跳,平時倒沒見她那么執拗,這都到門口了還倔。

    瀟瑤抱著雙臂,一副“老娘就是不回去,你能把我砸的”的倔樣兒。

    “瀟瀟……”宮墨遙想將瀟瑤帶進懷里,某女則急忙揮開。

    “停,我說過,這輩子你宮墨遙就算跪著求我,我絕對不會踏進墨王府一步,好了,我走了,你好自為之。”說罷,瀟瑤不顧宮墨遙的臉色,徑自掀開簾子,跳下車朝平陽等人揮揮手,大步揚長而去。

    她走得很瀟灑。

    在場的眾人:“……”發生了什么事。

    回答是:王妃走了。

    糟糕,接下來的日子,應該不太好過。

    就在眾人疑惑王爺和王妃怎么了之際,從馬車內響起男人暴躁的吼聲:“東方,去!將所以無人府邸買下來,全部命名為瀟府,然后再把消息放出去,說本王會以這些府邸,加上本王名下所以的地契,房契,奴契…同本王作為聘禮,迎娶瀟瑤。”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