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現代言情->首席總裁的高冷嬌妻TXT下載->首席總裁的高冷嬌妻->正文 第二十章:陪哥幾個爽爽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首席總裁的高冷嬌妻正文 第二十章:陪哥幾個爽爽

    丁曼麗哭著跑出江家,在車內嚎啕大哭,她靠自己的努力成為一線模特,也贏得了林晨風的青睞,林晨風從來不會無視她更不會用那么兇的語氣和她說話。

    自從那個女人出現后,林晨風一看到那個女人就拼命的維護那個女人。現在還要和那個女人結婚,我丁曼麗陪在林晨風身邊已經5年了,憑什么便宜了這個小賤人,越想丁曼麗越不甘心。

    精心做的紅色美甲硬生生被捏斷,丁曼麗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小賤人,你怪不得我了。”丁曼麗平復了情緒擦干眼淚,補上剛剛被自己哭花的妝容。

    撥通了車上的藍牙電話:“叫阿彪找幾個人,有活了。”

    掛斷電話后丁曼麗紅唇微挑:“林晨風只能是我的囊中之物。”

    一踩油門揚長而去……

    阿強平穩的開著車,林晨風和白桑榆坐在車內默然無話。白桑榆扭頭看車外的風景,林晨風閉目沉思,車上的氛圍沉重壓抑。

    “阿強,通知下去,取消丁曼麗一年的通告。”林晨風淡淡的甩出一句話,阿強愣了愣:“是,總裁。”

    林晨風轉過身一只大手撫上白桑榆的臉龐:“還疼嗎?”

    白桑榆仍然面無表情的看著窗外的風景:“我沒事,你去安慰她吧。”說完這句話后車里的氣氛更奇怪了,聽在林晨風耳里有幾分酸酸的味道,聽到白桑榆這么說林晨風這幾天的怒意竟然少了幾分。

    回到林家后林晨風讓阿香送來消腫止痛的藥水,白桑榆在梳妝臺前拆開阿香今天費盡心思編的魚骨辮。

    林晨風拿著藥水坐在白桑榆身邊,打開藥水瓶蓋用棉簽沾了一些藥水抬手就要幫白桑榆擦,白桑榆巧妙的躲開:“林先生,我自己來吧。”

    “我跟你說過,叫我晨風。”林晨風不管白桑榆樂不樂意,繼續鼓搗著手里的棉簽,白桑榆也懶得再躲。

    林晨風小心翼翼的將藥酒均勻的涂抹在白桑榆的臉頰上,那一臉認真的表情仿佛把白桑榆的每一個毛孔都看穿了一般,兩人的距離非常近,白桑榆能清晰問道林晨風沾染的香水味,感受到這個男人溫熱的呼氣。

    白桑榆看著梳妝鏡里林晨風那張帥氣的臉,認真給自己上藥的表情,每一個小心翼翼的動作,舉止之間如同會動的春藥,帥的讓人春心泛濫。

    涂好后林晨風將藥瓶收拾好:“好了。”白桑榆輕輕的點了點頭:“謝謝。”

    兩人各自沐浴更衣,相敬如賓。

    偌大的歐式大床兩人躺下后均勻的聽著對方的呼吸聲,一夜無話……

    清早,陪林爺爺林媽媽吃完早飯和,白桑榆跟在林晨風身后出了門:“晨風,我想出去一趟。”

    林晨風停下腳步看著白桑榆:“嗯?這么早去哪里。”白桑榆咧一個八顆牙的標準笑容:“我想去醫院看看我媽媽。”

    “上車吧。”林晨風點頭應允,白桑榆興高采烈的上車后:“謝謝,晨風。”因為太過興奮語氣也輕快了許多,難得聽到白桑榆如此歡快的叫著自己的名字,林晨風心情也有點愉悅,淡淡笑著…

    白桑榆到醫院大門處,想著很久沒見媽媽了,想給媽媽買一束法國蘭以前媽媽一直很喜歡法國蘭,白桑榆走到醫院附近的賣鮮花的小巷問了很多店家都沒有法國蘭,走到小巷子的最深處才買到幾束紫色的法國蘭。

    興高采烈的往回走著,突然被一支強有力的大手捂住了嘴強行拖到旁邊停著的金杯車里,車里有幾個大漢,手臂上左青龍右白虎的紋身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

    白桑榆掙扎著想逃來束縛自己的大雙大手,可是怎么使勁都掙脫不開。張嘴就咬捏著自己手腕的大雙大手,紋身大漢吃痛松開白桑榆。

    白桑榆努力去打開車門,車內的男人們都哈哈哈大笑起來:“小美人,別掙扎了。”一個絡腮胡的大漢說道:“阿大開車去老地方。”

    另一個一頭黃毛的混混一把抓住白桑榆的手:“今天我們哥幾個會把你干得舒舒服服的…”

    阿大很快就把車開到廢棄的廠房外面,黃毛一把將白桑榆拽下車,其他幾個大漢從車上拎著幾個黑布袋子在后面跟著。

    廢棄的廠房里中間放著一張沙發,顯然是有人剛搬過來的,黃毛一把將白桑榆丟到沙發上:“大哥,好久沒碰過這么標志的女人了。”

    剛剛開車的阿大大笑道:“你急什么呀,等會,讓你爽個夠。”其它幾個大漢都在擺弄著攝影器械和補光燈。

    白桑榆瞪著大眼睛看著黃毛:“你們為什么抓我。”黃毛俯身摸著白桑榆的長發道:“等會你爽得叫娘的時候就知道了。”聽到黃毛說的話,白桑榆心跌到了谷底。

    阿大和其他幾個大漢調好攝影機和布景后,紛紛脫去上衣露出壯實的身軀,身上烏漆嘛黑的紋身看得白桑榆一震心驚,如果自己今天被這群流氓混混碰了還不如死了算。

    黃毛起身朝一臉橫肉的阿大道:“大哥你先上,上完了兄弟們再上。”阿大給黃毛扔了一個相機:“勞資爽的時候記得把這小美人的騷樣拍下來,阿三你去錄視頻。”阿大身后的大漢打開攝影機的按鈕。

    對阿大點頭示意已經準備好了,阿大看著沙發上的白桑榆,一手摸著肚子一邊壞笑道:“小美人,你逃不掉的安心陪我們哥幾個玩玩兒吧。”

    白桑榆抱緊自己顫抖的身體:“你…你別過來…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碰我…”

    幾個大漢哈哈大笑。阿大抓住白桑榆的手腕:“老子管你是誰,一會我們兄弟幾個用不同的姿勢滿足你,上下左右,讓你渾身上下都沾滿我們兄弟的味道,保管你爽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

    阿大開始撕扯白桑榆的衣服還不忘吩咐身后的阿三:“老三,記得錄下來,好交差”

    白桑榆不停的掙扎著反抗阿大的進攻,白桑榆一口咬住阿大的手腕,一直死咬著不放嘴,阿大吃痛難忍,反手給白桑榆一大耳光,接連著扇了白桑榆好幾道耳刮子。

    阿大下手非常用力,白桑榆臉上印下幾道紅紅的巴掌印,嘴角留著猩紅的血跡。

    白桑榆分析著自己的處境,自己被抓來誰也不知道。就算此刻自己叫破喉嚨也是沒用的。

    看著拿著攝影機的阿三、黃毛和一臉兇相的阿大及他身后的幾個混混。自己肯定逃不掉的。

    她白桑榆絕不能被人侮辱還留下這種骯臟的視頻和照片,要是母親知道了肯定是被活活氣死,已故的父親更是死不瞑目。

    白桑榆望著黃毛身后的柱子,眼眸一沉。既然逃不過,但我死得起。

    白桑榆使出渾身力氣推開阿大,疾步朝那根混凝土鋼筋的承重柱撞去……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