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歷史軍事->暗影統領的公主妻TXT下載->暗影統領的公主妻->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 舍不得對你發脾氣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 舍不得對你發脾氣

    顏樂昨夜愿意冷靜下來,愿意入睡,不過就是相信今天會見到武霖候。

    所以當她看到天亮之后,她已經沒有辦法再等了。

    她抓著穆凌繹的手,委屈的看著他。

    “凌繹~天亮了,顏兒要去看爹爹!睂τ谧類鄣牧枥[,她真的沒有辦法堅強,覺得就該讓他知道自己的傷心,讓他安慰自己。

    穆凌繹聽到顏樂委屈柔軟的聲音,心疼得窒息。

    他低頭親了親她,又將她抱在懷里,而后做起來。

    “顏兒乖~我帶你去,不要難過~”他就和昨夜一樣,她要求,她請求,他都沒有任何條件的答應下來。

    顏樂感受到穆凌繹對她的妥協和縱容,深情更加的可憐,弱弱的點了點頭。

    兩人洗漱好從玉笙居出來往著主院去,便遇見要去上朝的武宇瀚。

    三人莫名的都頓在原地。

    穆凌繹和武宇瀚的思緒沒有亂,都清楚的記得昨夜的事情。

    但顏樂亂了。

    她莫名的覺得不對,遲疑了一會,牽著穆凌繹跑到武宇瀚的身前去。

    “大哥!爹爹和娘親幾時回來呀!”

    她想到昨夜就是大哥安撫自己說今天去接爹爹和娘親回來的!

    武宇瀚聽著她稚氣十足的聲音里沒有對自己的芥蒂,松了口氣,抬手摸了摸她的秀發。

    “乖~人已經在路上了,很快便回來!彼粗拿夹闹涣粝铝艘粋淡得不起眼的痕跡,看著她的眼睛恢復正常,不覺的望向一直在她身邊的穆凌繹。

    他真的很感激穆凌繹一直都對她很有作用!

    只要有他,妹妹都會重新恢復過來。

    穆凌繹感受到武宇瀚對他的感激,微微點了點頭。

    “世子要去上早朝?”他確實是有疑惑在的,因為昨夜那樣的情況,他竟然沒有選擇在家陪同顏兒?

    武宇瀚點了點頭。

    “啟珩上書安置難民,我得去!彼@一次沒有辦法告假,就是這個原因。就算不能明面上支持,也得在無聲中幫他注意朝堂上其他人。

    但他沒有領悟到穆凌繹要表達的是,武霖候的情況如何,顏樂見后的反應如何,都需要他作為大哥在。

    她會信他。

    一貫很是敏銳很快的將兩人之間產生的誤解領悟出來。

    “大哥!凌繹的意思是爹爹要回來,我要見爹爹,你不一起嗎!”她很貼心的幫穆凌繹解釋他的含義,想要自己的大哥正視她家親親凌繹的問題!

    但她說完,沒有等武宇瀚的回答,回頭凝望著穆凌繹。

    “凌繹~大哥的意思你也沒有聽出來,他如此說就證明爹爹和娘親在他下朝回來之前,還不會到!

    武宇瀚是第一次看著顏樂幫別人如此解釋,愣了一下。

    穆凌繹卻已經習慣自己的顏兒比誰都要聰明,點了點頭。

    “顏兒說的,我明白了!彼麑χ郎厝岬男π,寵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臉。

    武宇瀚恍然,在穆凌繹話落之后也點了點頭。

    “靈惜理解得對,那乖乖在家等著大哥回來,爹爹和娘親都安好,不用擔心!彼粗膫饶槹矒嶂,要她安心待在家里。

    顏樂轉頭,認真的凝視著武宇瀚。

    “大哥!彼苁钦J真嚴肅的叫著他。

    武宇瀚莫名的覺得心慌。

    “靈惜!彼︽偠,回應她。

    顏樂緩緩的點了點頭。

    “大哥,你保證爹爹沒有性命之憂,我才有辦法在家等。不然我想去接爹爹和娘親!”

    她眼里透著堅定和不容被欺騙的嚴肅,凝視著武宇瀚。

    武宇瀚本來覺得壓力極大,但聽到性命之憂四個字,頓時松了口氣,抬手捏了捏她故作兇狠的小臉。

    “你想那么多?那么離譜?爹沒事,乖乖在家等著!彼钪赣H身體的不足,但要是論及性命之憂,目前完全不用如此多愁善感的!

    顏樂看著武宇瀚說的極為的自然,完全沒有要騙她的意思,頓時松了口氣。

    武宇瀚看著她提心吊膽的模樣,很是心疼,手上的動作變成了輕輕的撫摸。

    “乖~羽冉去接的,很快就會到!

    他希望如此說,能讓她更加的放心。

    顏樂聽到是羽冉,心真的輕了幾分,對著他點了點頭。

    武宇瀚看著終于將她安撫好,想到還有一件事。

    “你們快成婚了,這段時間小心不要被人看到是你們兩人一直在一起!彼麑τ谀铝枥[一直陪在自己妹妹身邊這件事真是五味雜陳。

    舍不得。

    又深知他們這樣是幸福的。

    穆凌繹聽到武宇瀚提及到顏兒的名聲上,很鄭重的承諾。

    “世子放心,凌繹不會讓顏兒成為話柄的!彼Wo她,會保護得很周全。

    武宇瀚相信穆凌繹會保護顏樂,保護得縱容她各種極端的行為。

    但他自從昨夜聽了他的一席話之后,在今日見到她恢復正常之后,他不可否認,穆凌繹對她的愛很恰當。

    很適合她。

    所以他點了點頭,認可了穆凌繹。

    “恩!

    他話落,抬腳離開。

    顏樂看著目送自家大哥離開,回頭看著穆凌繹,不免好奇一件事。

    穆凌繹知道顏樂見她父親的急切和不安在武宇瀚的保證下緩解了一些,心安了一些,就聽見她開口。

    “凌繹~不是要提前成婚嗎?不是要推一把嗎?怎么你沒有叫大哥幫忙?”她很疑惑,凌繹都辭官了,那朝堂之上推波助瀾的人便是大哥呀,凌繹怎么沒有叫大哥???

    顏樂說著,不解的看著穆凌繹。

    穆凌繹聽著顏樂的話,心莫名的愉悅。

    “顏兒急著嫁到穆府去?”他的聲音不覺的輕佻起來,看著身前的顏樂。她嬌俏的鼻尖被凍得紅紅的,眼睛十分的明亮,映襯著雪色,顯得極為動人。

    顏樂凝視著穆凌繹,看著他眼里懷著對自己的愛意越來越深,不覺的對著他癡癡的笑了笑。

    “凌繹~顏兒很急!彼粗,抬手輕輕的撫摸著他俊逸不凡的面容。

    她真的不懂,這個世上怎么會有凌繹這么完美的人?這么好看的人?

    穆凌繹很是滿意顏樂的答案,失笑著點了點頭。

    “恩,我比顏兒還急,但顏兒可懂,這是大庭廣眾!彼粗挥X湊近的顏樂,輕聲說著。

    他本意不是提醒她。

    是想逗她害羞,她的心情變好。

    盡管她的大哥再一次給她吃了定心丸,保證她的父親沒什么嚴重的事情。

    但自己還是害怕。她的心太敏感,太需要自己呵護。

    顏樂被穆凌繹提醒,環視了一周,看著不遠處的院門有護衛,前面有侍女,并沒有慌張半分。

    “凌繹,顏兒習慣如此了!

    她已經習慣,無論是武家還是穆家,都因為是大戶人家,院子里都有著侍女和守衛守護的。

    她很鎮定的好吧。

    親親凌繹失策了。

    自己又不怕!

    自己可是親親凌繹堂堂正正的妻子耶!

    顏樂根本沒發覺,她說出的那句話有多么的違心。

    她自以為鎮定的小臉,有多么的紅!

    然后,她已經訕訕的退了好幾步。

    穆凌繹真的沒想到她可愛成這個樣子,被她的羞澀卻強撐的模樣惹笑。

    他覺得自己的顏兒表面不顧及,自己卻是實實在在的不顧及。

    所以他笑著將她拉進懷里,摟著她回到玉笙居去。

    他剛才為了遷就她的急切,沒有強逼她用早膳,F在不一樣了,不可能讓她饑腸轆轆的等著。

    但顏樂就算這會見不到爹爹,也覺得自己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她同意穆凌繹安排盼夏備膳,并拜托她去找哥哥看看小薛燁。

    盼夏很是利落的去辦了,她便要了筆墨紙硯在穆凌繹的身邊很認真的寫起了信件。

    穆凌繹看著身邊專心寫信的顏樂,眼里滿滿的都是柔情和寵溺。

    他的目光就好似定格在她的身上一樣,看著她低垂著眼簾,欣長的眼睫忽閃忽閃,小嘴有時緊抿,有時浮現壞壞的笑容。

    他不得不第無數的感嘆,自己的顏兒太過可愛,太過嬌俏。

    她明明是柔情到極致的女子,但卻有著俏皮狡猾的本性。她的一笑一顰帶著軟化自己心尖的溫柔之余,還總是透著俏皮,讓自己根本沒辦法不被她牽動。

    穆凌繹的思緒到這,指尖已經掠過顏樂的碎發,將她鬢間的碎發挽到耳后去,而后貼著她的面頰親她,抱起她圈在懷里。

    一系列流暢的動作,讓顏樂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感覺到坐在他的腿上,被他圈在懷里。

    “顏兒~我愛你。我好愛你~”他一邊親著她,一邊十分深情的低語,恨不得一整天都可以這般擁有她,對著她坦言自己的愛意。

    顏樂被穆凌繹極為動人的言語惹得心飄揚了起來,在他懷里蹭了蹭,點了點頭。

    “好~顏兒知道的,顏兒也很愛很愛凌繹!彼貞,很喜歡他每一次都會如此。

    她喜歡親近凌繹,也極為喜歡本性淡漠的凌繹變得十分親近自己,變得黏人。

    穆凌繹感覺到顏樂綿綿軟軟的靠在自己的懷里,極為舒心的在她脖頸將深吸著她的氣息。

    “顏兒~我這樣抱著你好不好~你這樣寫!彼麤]辦法看著自己的顏兒坐在自己的身邊,卻不動她,不親她。

    自己愛她,愛到就如她曾經說過她對自己一樣。

    愛到時時刻刻都想表達愛意,愛到太滿,所以克制不住。

    顏樂將手里的毛筆豎著拿,避免亂劃在紙張上,墨汁滴落桌布上。她聽到穆凌繹的要求,極快的應允。

    “好~”她喜歡如此,怎么會拒絕。

    “但凌繹幫我把紙盤挪過來,顏兒碰不到~”她被他禁錮在懷里,側過相反的方向后,小手怎么伸展都觸碰不到紙盤。

    穆凌繹聽到顏樂的話,極快的抬頭去幫她把紙盤挪到她的面前來。

    但兩人都發現,剛才些了好幾行的信,被筆觸觸及,落下了好長一筆。

    穆凌繹的眉心一跳,深知是自己剛才太過忘乎所以,而后導致的失誤。

    他不想惹自己的顏兒生氣,害怕被自己的顏兒責怪,所以很認真的將信紙拿開,拿起另外一只筆要沾墨。

    “顏兒不可生氣,我這就幫你重寫!彼麕е鴰追掷⒕魏蛶追志o張,急切的想要彌補釀下的錯誤。

    顏樂另外一只手握著了穆凌繹的手腕,阻止他的筆沾墨。

    “不用的,顏兒自己寫就好!彼挥米约旱牧枥[來負責,覺得那樣意味不好,搞得自己和凌繹算賬一樣。

    穆凌繹聽著顏樂溫柔的聲音,便知道她沒有生氣,松了口氣。

    “幸好顏兒沒有生氣!彼麤]有強行與她辯駁,任由著她將自己的手中的筆拿走。

    顏樂感覺到穆凌繹的反應竟然出奇的大,回頭好笑的捏了捏他松懈下來的臉。

    “壞蛋凌繹~顏兒可生氣了呢~”她的聲音,真的嬌氣得不行。

    她對著他時,真的柔軟得不行。

    穆凌繹整顆心都陷落在綿柔和溫暖的愛意里,親了親她小巧挺直的鼻尖。

    “顏兒不會生我的氣~對嗎!彼p聲詢問,卻覺得這樣的問題讓他的心更加的愉悅。

    他真的能從無盡的小事中感覺到,自己的顏兒愛自己。

    愛極了自己。

    真好。

    顏樂聽著穆凌繹越來越懂得自己心意的話,眼底的狡黠泄露了出來。

    “凌繹~顏兒生氣!彼厣炅艘槐。

    穆凌繹看著她滿是瑩瑩笑意的小臉,點了點頭。

    “恩,我的顏兒生氣,我認錯!

    他哄她的語氣和態度,真的好得顏樂不舍得生氣!

    她捧著他的臉,重重的吻了下去,吻了好多好多次。

    “凌繹~但是顏兒舍不得對你發脾氣!彼龐扇岬穆曇粽f著深情到極致的話,讓穆凌繹的心毫無防備的停了一下。

    而后,他眼里掠過不可置信,浮現極深的笑意。

    “我的顏兒又開始說甜蜜的情話了!

    顏樂聽著穆凌繹這話里有著久違的欣喜,失笑著又親了親他。

    “凌繹~顏兒一直就沒有停過的呀!彼裁磿r候耽擱過對她的親親凌繹說情話了。

    穆凌繹覺得小顏兒此話,很有為她自己抱不平的含義,極快的認同了她的抗議。(未完待續)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 虚拟炒股平台 哈灵麻将下载安装 新疆11选5开奖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开奖走势图 05上证指数 国职业棒球比分 润和软件股票 彩票倍投 约战武汉麻将app下载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版电影 四川快乐12任五* 河内5分彩最快开奖结果下载 重庆福彩快乐农场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南宁小姐联系 600311股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