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都市小說->都市紅粉圖鑒TXT下載->都市紅粉圖鑒->正文 第1168章 這年頭義氣也不是那么靠得住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都市紅粉圖鑒正文 第1168章 這年頭義氣也不是那么靠得住

    兩輛面包車逃走之后,司機把經過匯報給薛宏志,所以薛宏志很清楚經過:“任俠確實有準備,知道有人會砍他,所以報警了……”冷冷一笑,薛宏志頗為不屑的說了一句:“江湖恩怨,江湖了斷,任俠竟然去找條子,這是破壞江湖規矩,算什么道上混的!”

    薛家豪深深的說了一句:“任俠也不能算是道上混的吧。”

    “他不是和宏利坐館龍頭嗎,和宏利也算是和字頭,他怎么不是道上混的?”重重哼了一聲,薛宏志又道:“先前我只是懷疑,現在可以斷定,謀害薛偉剛的就是任俠,不然任俠身后怎么會跟著便衣,任俠這是心虛才會串通條子。”

    薛家豪嘆了一口氣:“現在該怎么辦?”

    “我帶來的刀手都是最精銳的,現在被內地條子給抓了,暫時只能避一避風頭,先不出手。”

    “這些刀手不會把你賣了吧?”

    “當然不會。”薛宏志信心滿滿:“出來混要講義氣,我平常對他們不薄,關鍵時候怎么可能出賣我。他們進去之后,肯定會咬緊牙關,什么都不說。”

    “這年頭義氣也不是那么靠得住。”

    “你這話說的倒也挺有道理。”薛宏志狐疑的打量著薛家豪:“我從港島調刀手過來,任俠是怎么知道的,是什么人把信息出賣了?”

    “那么你就要想一下,跟誰說過這件事。”

    “我只跟你說過。”薛宏志斷然道:“整件事情自始至終,除了那幾個刀手之外,就只有你知道。豪爺,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個解釋?”

    “你要什么解釋?”薛家豪冷冷一笑:“難道你懷疑是我出賣你?”

    “犬子死后,我就很奇怪,你的表現也太淡定了。”薛宏志目光狐疑的打量著薛家豪:“任俠擺明了就是兇手,可你不但不想著給偉剛復仇,反而還去參加任俠的拍賣會,很是為任俠捧場嗎,你能不能解釋一下為什么。”

    “你認為任俠是兇手,我倒覺得還是應該調查一下,越是這種微妙關頭,越是要表現平常。”薛家豪理所當然的回答;“懷疑任俠有問題,才要跟任俠保持來往,讓任俠放心。如果直接采取措施,任俠有所覺察,只怕就更難下手了。”

    “你說得真好聽。”薛宏志重重哼了一聲:“你都去參加任俠的拍賣會了,表面功夫做的非常到位,按說任俠不應該再懷疑什么,為什么還串通條子?”

    “任俠對我這個人放心,不等于在其他方面沒有警覺,也許已經覺察到你的所作所為。”薛家豪緩緩搖了搖頭:“你跟我畢竟不一樣!”

    薛宏志重重哼了一聲:“我可不這么想。”

    隨著薛宏志的話語聲,從外面走進來幾個人,全都是薛宏志的手下,成半圓形把薛家豪包圍在正當中。

    薛家豪看了看薛宏志的手下,冷冷的問:“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薛宏志一字一頓的說道:“偉剛到底怎么死的,你跟任俠是什么關系,如果你不說清楚……”

    薛宏志沒把話說下去,不過薛家豪已經明白了:“不說清楚我就走不出這扇門對吧!”

    “對!”薛宏志十分肯定的點了點頭:“我本來也打算去找你,沒想到你主動送上門來了,這樣挺好,省的我費事了!”

    薛家豪長呼了一口氣:“不管怎么說,我們畢竟是族親,你竟然不相信我。”

    “我為什么相信你,這個時代一切講錢的,族親算什么東西,大家又沒有血緣關系。話說,有血緣關系又如何,親兄弟手足相殘的也不少!”薛宏志說著話,面色越來越陰冷:“你以為我為什么要告訴你,我從港島調刀手過來,其實就是在試探你,結果你沒經受住試探,是你把消息泄露給任俠,任俠又串通了條子。”

    “既然你都已經這么認定了,不管我再說什么,都沒用。”薛家豪冷冷的道:“隨便你怎么說吧!”

    “你最好還是說清楚,我能讓你死得痛快點……”

    “薛宏志你是不是搞不清楚情況?”薛家豪哈哈一笑:“我,豪爺,你今天如果在這殺了我,你以為自己能活著回港島?”

    薛宏志聽到這話,嘴角抽搐了幾下。

    “我的影響力你是知道的。”薛家豪拖著長音,緩緩說道:“如果埋伏幾個人,就能把我豪爺給砍了,十年前我就死在尖沙咀了,還會港商身份來內地做生意?!”

    “你死不是不說?”

    “我沒什么可說的。”薛家豪緩緩站起身來:“你兒子的死,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你手下的刀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總而言之,我對你沒什么可說的。”

    薛宏志揮起手來,用力捶了一下桌子:“薛家豪真有你的!”

    薛家豪冷冷的看著薛宏志:“我只能對你表示遺憾!”

    “偉剛在世的時候,一直非常尊重你,現在他人不在了,你竟然是這么個態度……”薛宏志的整張臉都扭曲起來:“薛家豪咱們兩個沒完!”

    “沒完?你能把我怎么樣?”薛家豪指了指門口:“我現在就要大搖大擺從這里走出去,我倒要看誰敢把我怎么樣!”

    丟下這句話,薛家豪果然向門口走去。

    這位港島江湖上的豪爺,氣場足夠強大,更不用說威名赫赫。

    薛宏志的手下全被震住了,不自覺的向后退開,讓出一條路,果然不敢阻攔薛家豪。

    至于薛宏志,也是眼睜睜看著,有那么兩次,想要下令手下把薛家豪砍死,不過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

    如果薛宏志真的這樣下令,手下當然會服從,事實上,對于這些出來混的人來說,如果有機會砍死一個有名望的老大,會是一輩子引以為傲的資本。

    問題在于薛宏志本人,如果真的殺了薛宏志,自己也要死在廣廈這座城市。

    薛家豪常年在港島和內地來回奔走,應該已經在廣廈建立了一定勢力,薛宏志對此是知道的。

    等到薛家豪離開,薛宏志重重哼了一聲:“事情沒完。”

    薛家豪的親信始終跟在薛家豪身后,隨時保持高度警惕,如果薛宏志那邊有不利舉動,他會先發制人。

    薛家豪的車子就在外面,等到薛家豪上了車子之后,親信也松了口氣:“薛宏志比我們想象的聰明。”

    “確實聰明。”薛家豪陰冷的道:“其實他早就懷疑我了,把刀手的事情告訴我,就是為了試探我!”

    “也許我們不應該給任俠提這個醒。”

    “沒用的。”薛家豪冷笑著說道:“薛宏志已經懷疑我了,就算你沒給任俠打電話,薛宏志還是會懷疑!”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