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玄幻小說->最強套路主宰TXT下載->最強套路主宰->正文 第九百四十四章天星秘境29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最強套路主宰正文 第九百四十四章天星秘境29

    要是再努力一點,能夠進入內門,不光有單獨的大院落,據說還會有充滿靈氣的洞府可以修煉。

    這也是許多外門弟子,包括長老,都渴望進入內門的原因。紀東同樣也有些向往。

    走進這處院落,剛好他的另一個舍友,也從隔壁房間走了出來,看到紀東抱著新衣服進來,那人明顯一愣。

    “你好,我叫紀東。”紀東主動介紹道,大家以后都是鄰居,基本的關系,還是要處理好的。

    “什么,你就是邪魔紀東?”

    那人滿臉驚愕,過了一會兒,才醒悟過來,只是態度很冷淡的回了一句:“我叫羅惺,新弟子十大天才之一。”

    羅惺還有一句話沒有說,那就是按照紀東的實力,也可以排進前十的,可惜卻得罪了歐陽杰,在大部分新弟子眼中,紀東早就是死人一個,遲早會被歐陽杰弄死,大家也就自動忽略了紀東的排名。

    “哦,展兄,幸會。”

    紀東對天才之類的沒太大興趣,只是淡淡的拱了下手,就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間。

    羅惺有些忍不住了,遲疑片刻,還是開口,攔住紀東道:“紀東,我不知道你哪里來的勇氣,敢把歐陽杰得罪的這么死,趁著有時間,奉勸你一句,還是趕緊去向歐陽杰賠個禮,認個錯吧。”

    “我又沒錯,為什么要認錯?”紀東繼續淡淡的說道。也不再理會羅惺,推開門,自顧自的走了進去。

    羅惺的臉上就青一陣白一陣,變得有些難看:“這個紀東,還真是狂妄無知的很。但他狂妄不要緊,可不要連累到我,不行,我要趕緊找長老,爭取換一個宿舍才行。”

    見到紀東鐵了心要跟歐陽杰斗,羅惺對紀東,那是一點都不看好,更害怕兩人的爭斗,把他給卷進去,羅惺就想著調換宿舍,避開這段紛爭。

    進入房間,衣服都來不及換,紀東就盤坐在地上,準備開始修煉。剛好領取身份令牌的時候,兩個長老為了交好他,或者說為了巴結他背后的劍癡長老,給了他一瓶極品丹藥。

    這些丹藥,以不滅劍魂現在的“胃口”,那是不屑吸收的,但對于紀東來說,這些丹藥,可是他提升實力的最快捷徑。

    “竟然是極品的聚靈丹,好東西啊!”

    紀東打開瓶子聞了聞,眼睛就變得非常明亮,像是聚靈丹這種東西,對武師境來說,算是最好的提升境界的丹藥。

    以他地級一品的丹田品質,也很容易,就會把這些丹藥,快速的煉化,吞下這瓶聚靈丹,紀東已經按照魔皇經的法決,快速的修煉起來。

    一股股藥力,瘋狂的轉化成專屬于魔皇經的魔元,提升著紀東的實力。

    這時候,就顯示出,擁有一本高深的修行功法,對一個武者,到底有多么重要了。

    以前紀東修行的是武府玄級下品的大漠狂風訣,就算后來融合了天外神火,讓真氣變異,要煉化一顆極品丹藥,他也需要花費一個時辰的時間。

    有了魔皇經就不一樣的,它到底是魔皇最強的功法,完整的魔皇經,絕對是天級以上的功法。

    紀東使用這樣的功法進行修煉,效果也是無比驚人的,一顆極品丹藥,他只是用了一刻時間,就已經徹底煉化完成。

    一整瓶極品丹藥,頂多也就是半天時間,他就可以徹底煉化。

    事實上,紀東還是低估了魔皇經的強大,到了傍晚的時候,紀東就感覺到,體內的藥力已經全部轉化成了自身的真元。

    轟!

    體內的屏障,再次突破。

    很順利的,紀東就從武師八重巔峰,提升到了武師九重的境界,只要再進一步,達到武師十重,他就可以嘗試,沖擊武宗的境界了。

    “真希望那一天快點來到,達成武宗,我就可以想辦法,把戰魔金身,提升到第二重,到時候,我的肉身,就是武宗境最強的。”

    然而要達到那一步,也是千難萬難。紀東能在快速的修成戰魔金身第一重,靠的不是自己,而是武府的地靈池。

    也就是說,他想要同樣快速的修行到戰魔金身第二重,就必須要找到一處更強的地靈池才行。

    ‘“排名戰還有三天就要開始了,戰魔金身是不用考慮了,不過我到是可以趁著這點時間,領悟地獄火劍!”

    這門劍法,是劍癡長老贈送給他的,還是地級上品的等級,紀東也非常重視,突破一完成,他馬上又拿起那本劍譜,陷入了深深的領悟中。

    日升月落。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整整三天,紀東足不出戶,沉浸在劍法的領悟中。

    這一次,他也沒有使用不滅劍魂提升悟性,其實紀東本身的悟性并不低,丹田品質的提升,對悟性的提升,也會有一定的幫助。

    區區地級劍法而已,紀東靠著本身的悟性,完全可以自己領悟,就是時間上,可能要久一點。

    三天的時間,羅惺也為了換宿舍的事,跑斷腿了,特別是聽到,歐陽杰還在私下里,跟許多弟子暗中聯絡的時候,羅惺往長老那邊,跑的更勤快了,終于求的一個長老松口,答應排名戰結束后,為他更換宿舍。

    羅惺心里這才踏實了一點,可是也因此耽誤了寶貴的修煉時間,當看著紀東神清氣爽,實力大進的從屋子里走出來的時候,羅惺的臉上,滿是幽怨很不服。

    “展兄,早啊!”紀東笑著跟羅惺打招呼,到底大家也是鄰居。

    羅惺卻表現的很冷漠,鼻子里冷哼了一聲,并不回答,早他眼中,紀東敢出來參加排名戰,已經是死了八成了,他又何必跟一個死人說話。

    話都不說,羅惺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紀東也沒在意,別人擺明了不搭理你,你難道還能自己貼上去,那樣也太過無趣了。

    “算算時間,今天應該就是排名戰開始的日子了,不知道王白那家伙,實力提升的如何了。”

    吃過早飯,紀東換上嶄新的弟子服飾,隨著人流,朝著圣地一處巨大廣場走了過去。

    哪里簡直是人山人海。

    本來,紀東以為這次通過考核的弟子只有幾百人。過去一看才知道,在場的新弟子數量,竟然突破了一千大關,值得他注意的強大弟子,更是比比皆是。

    最普通的弟子,實力也平均在武師十重左右,那些強大的,清一色都是武宗高手。

    紀東武師九重的境界,在天運武府,已經是可以橫著走了,但在圣地這邊,那就要倒數了。

    人群中,紀東找了很久,終于找到了王白。

    和紀東這個靠著“作弊”通關的新人王一樣,王白的四條眉毛,在新弟子中也是鼎鼎大名,特別是王白自戀的程度,足以讓任何弟子側目。

    整個廣場上,很多新弟子都扎堆的聚在一起,彼此說的熱鬧,就是沒人肯跟王白說話。

    但沒人說話不要緊,王白隨便逮住一個掃地的雜役,就對著他侃大山,還一口一個“不要羨慕哥,哥只是傳說”的自戀口吻。

    那雜役弟子聽的都快吐血了,好歹他也是武師十重的高手了,硬是被王白一頓談論,給說的白眼連翻。

    然后紀東又注意到王白的實力,居然還是武師六重,一點都沒有提升,紀東都無語了。

    “王兄,你不是這幾天閉關嗎,怎么境界還是這樣子?”紀東還真有點擔心,新弟子的排名戰,肯定會有一番龍爭虎斗,就王白這點實力,別人都不用動手,吹口氣,估計王白就倒了。

    王白見到紀東也挺高興,終于放過那快口吐白沫的掃地雜役,走上來不滿的道:“兄弟,你這眼光,還是提高的不夠快啊,誰說哥閉關是提升實力的,難道你不覺得,閉關后,哥又帥了幾分嗎?”

    “……”

    紀東轉身就走,他怕自己再留下,都忍不住要打王白一頓了。

    冷不丁王白已經笑瞇瞇的摟著紀東的肩膀:“兄弟,別走啊,哥開玩笑還不行嗎,哥知道,長的太帥,會讓你們這些凡夫俗子特別有壓力,我其實已經很低調了,但是人帥,真的沒辦法啊。”

    “王白,你要是再敢說你帥,咱兩絕交!”紀東終于明白,那個雜役弟子,聽王白說話是什么心情了。

    “兄弟,別,都怪哥長的太帥!哥認錯還不行嗎?對了,上次那劍碑,哥哥沒騙你吧,領悟到什么了嗎?”王白還滿臉的委屈。

    紀東都想朝著王白踹一腳了,不過劍碑的事情,確實多虧了王白,紀東過來就是道謝的。

    “王兄,多謝了,那塊劍碑,確實是個寶貝,沾了劍癡長老的光,我不但得到一本地級劍法,連本身的劍意,都增強了不少。”

    紀東對王白,沒什么隱瞞的,他感覺王白身上有股特質,很容易獲得他的信任。

    王白一聽,卻是撇撇嘴,替紀東抱不平道:“不會吧,那劍碑,據說藏著圣地初代圣主的驚世劍法的,那幫你的長老,未免太摳門了吧,你幫了他這么大忙,他就給你一本地攤貨?”

    額!

    一個武師六重的武師,居然還意思說地級武學是地攤貨,紀東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

    “一本地級武學,我已經很滿意了,再說,劍癡長老還把圣主殘留的精神意念,賜給了我。”

    紀東并沒有怪劍癡長老,畢竟初代圣主留下的劍法,肯定是圣地最強的武學,那樣的武學,劍癡長老再看好自己,也不會隨隨便便,傳給一個新入門的弟子的。

    這時候,紀東忽然有些明白,劍癡長老為何要收下自己為徒了,也許只有成為師徒,劍癡長老,才能放心的把劍法傳給自己,可惜自己卻拒絕了。

    王白聞言,忽然很猥瑣的笑了起來:“什么,那老兒把那道精神意念,白送給你了,哈哈,笑死哥了。他還不是假癡,而是真癡啊,那樣的東西,他居然白送出去。”

    紀東忽然深深的看了王白一眼問道:“王兄,那道精神意念很珍貴嗎,我怎么感覺你對劍碑,比劍癡長老還要了解?”

    越看王白,越感覺這人渾身都透著神秘。

    紀東很認真的看著王白,王白的反應相當的淡定,依舊是樂呵呵的道:“兄弟,哥早就告訴你了,哥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是你自己不信而已。”

    “額,既然王白你這么厲害,那你怎么不知道,我就是紀東。”紀東仔細的盯著王白的每一個表情。

    “什么,你就是紀東,兄弟,你這是開玩笑的吧?”王白臉上的震驚,絕對不是假的。

    反正紀東是看不出任何破綻,然后他就無語了,這王白的反應得多遲鈍啊,在場的新弟子,幾乎有一半,都知道了他的身份,王白居然都不知道,紀東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不過難得能在圣地,遇到一個可以交心的朋友,紀東雖然感覺王白有點神秘,但也不想王白因為和自己站在一起,就受到歐陽杰的報復。

    “王白,等下排名戰的時候,你盡量跟我在一起。”紀東對王白提議道。

    “兄弟,不可能的,這次的排名戰,是在圣地專門準備的秘境,那秘境有點怪,都是隨即傳送的,我們未必有碰面的機會。”

    王白搖搖頭說道,忽然又壞笑著指向紀東的身后道:“再說,你的紅顏知己就在前面,哥跟你們走在一起,也不太合適。”

    王白指了指從遠處走來的趙玉,還很猥瑣的對紀東眨動眼睛,紀東這下是真的感覺,王白這家伙太欠扁了。

    只是紀東還沒動手,走過來的趙玉,已經一腳把王白踹倒在地上:“下次再亂嚼舌根,本宮直接把你閹了,丟進宮里當太監!”

    趙玉非常的霸氣的收回腳道,以王白武師六重的低微實力,哪里可能是趙玉的對手。

    別看趙玉加入圣地的時候,才是武師五重,現在的她,經過一段時間修煉,居然已經是武師十重的實力,境界增長之快,讓紀東都咂舌。

    特殊體質,真的是不容小看啊,這也難怪古蠻天賦比歐陽杰低,還敢直接跟歐陽杰抗衡。

    “兄弟,你這表妹,真兇悍啊!哥不就是長的帥了點,稍微逆天了一點點嗎,她居然就心生妒忌,真是太小氣了。”王白躺在地上,還不忘搞怪。

    這下不僅趙玉的臉黑了,聽到這話的人,臉色基本上全黑了。

    紀東干脆無視了王白,問趙玉道:“公主殿下,你過來有事嗎?”

    “紀東,我是來跟你道歉的,我不知道劉婷師姐會誤會我們的關系,還對你說那樣的話。”趙玉滿臉自責的說道。

    “沒關系,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意思,走自己的路,讓那些瘋狗自己叫吧。”紀東說話,就好想打自己一嘴巴,他這算不算,被王白帶壞了。

    趙玉臉上的黑線更多,忽然她又想起什么,深深的看了紀東一眼道:“紀東,我聽到消息,歐陽杰可能會在排名戰上報復你,要不,戰斗開始的時候,我們一起吧。”

    “別!”

    紀東和王白異口同聲。

    王白解釋道:“弟妹……”

    “滾!”

    王白很干脆的被一腳踹的滾到一邊。

    “你說!”趙玉面帶寒霜,差點就被王白那句弟妹,刺激的當場暴走。紀東也暗罵一聲活該。

    趙玉表面上看著好說話,本性可是很兇殘的。

    紀東搬出王白的原話搖頭道:“圣地的排名戰,會在秘境舉行,據說里面傳送是隨機的,我們三個,很難遇到一起。”

    “原來是這樣,那我們就遇到后,再聯手吧。”

    趙玉隱約也聽到一點排名戰的內容,也只能悻然作罷,打算進入秘境后,再想辦法跟紀東匯合。

    紀東卻巴不得趙玉永遠別跟自己匯合,實在是趙玉長的太禍國殃民了,他只是站在趙玉身邊,就惹到了歐陽杰。

    要是進入秘境,再跟趙玉聯手,那肯定會成為新弟子的公敵。趙玉似乎也明白到,她這樣跟紀東說話,會帶來麻煩,微微朝著紀東點點頭,她就想走開。

    這時候,不遠處的新弟子一陣騷動,歐陽杰帶著大群的跟班,非常神氣的走了過來,目標赫然是紀東。

    看到趙玉也在這里,歐陽杰眼睛更是一亮,很有風度的跟趙玉拱手道:“原來你就是趙國的公主殿下,果然人如其名,美麗如仙!唯一可惜的是,你身邊站的兩個垃圾,太影響公主你的氣質了。”

    紀東沒有說話。

    趙玉已經很不耐煩的打斷歐陽杰道:“歐陽杰,你有完沒完,紀東是我的朋友,你侮辱他,就是侮辱我!”

    歐陽杰大驚,很“慌張”的連連道歉道:“公主,你別生氣,我怎么會侮辱你,我恨不得每天把你抱到床上疼愛都來不及呢。”

    “哈哈哈!”

    后面的跟班,都是發出很大的笑聲,生怕別人聽不到一樣。趙玉氣的終于整個人都暴走了,一道寒光,當場抽在笑的最大聲的一個人臉上。

    “啊,歐陽少爺,這女人打我。”那人痛苦的捂著臉,指縫都冒出了鮮血,可見趙玉這一巴掌,打的有多么重。

    “歐陽杰,別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我也有特殊體質,你在對我胡言亂語一句,我看圣地保你還是保我!”趙玉氣呼呼的收回手掌道。

    轟!

    趙玉的話,讓在場的很多人弟子,都充滿了震驚。

    “趙玉公主竟然是特殊體質,難怪她實力提升的這么快,過來的是武師五重,才幾天就直接沖到十重了!”

    “女神,我決定了,從今天起,趙玉公主,就是我的女神,決不容許任何邪魔玷污!”

    很多新弟子說話的時候,都非常惱火的瞪著紀東,顯然紀東就是他們口中的那個邪魔。

    “趙玉,你竟然是特殊體質?好,我收回剛才的話,我絕不會侮辱你,我一定會用自己的真心,感動你!”歐陽杰聽到趙玉也有特殊體質,狂傲的態度,有所收斂,眼中的谷欠望,卻是越發的明亮。

    在歐陽杰看來,如果趙玉只是長的漂亮,他最多只會當做一件玩物,要是趙玉還擁有特殊體質的話,那就絕對值得娶回家當正室,那樣他們生下的后代,以后也肯定,個個都是天才。

    于是歐陽杰不再為難趙玉,而是把所有的仇恨和憤怒,都投射到紀東身上,冷冷的開口道:“紀東,上次你投機取巧,僥幸贏了我一次,這次的弟子排名戰。,你敢跟我再賭一次嗎?”

    “什么,歐陽杰還要跟那個邪魔賭?”

    “那樣不是更好嗎,這下可有好戲看了,不過是地級一品而已,也敢得罪地級五品的歐陽杰,這次看他怎么死。”

    “到底紀東也是通關的新人王啊,歐陽杰這樣欺負人,長老們不管嗎?”

    歐陽杰是新弟子中天賦最強的,紀東也是十年來,第一個成功通關的黑馬,他們兩人站在一起,瞬間吸引了在場大部人的目光。

    “紀東,是男人的,你就跟我再賭一場!”歐陽杰很得意的看著周圍的人。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眾目睽睽下,也容不得拒絕,武者的世界,強者為尊,要是當著眾人示弱,那么以后在歐陽杰面前,將會永遠都矮上一截。

    紀東明白這點,當然不可能退縮,也冷冷的看著歐陽杰道:“要賭斗,我隨時奉陪!說吧,這次你又想賭什么?”

    “我們賭你身上的那張字據,要是我贏了,你就把我們上次賭斗的字據,還給我,還要當眾跪下,向我道歉!”歐陽杰沒有忘記前幾天跪下的屈辱,更加肉痛那輸掉的一整年的修煉資源。

    紀東也早就料到,歐陽杰不會甘心輸掉一年的修煉資源,他沒有拒絕,而是反問道:“要是我贏了呢?”

    “你贏,哈哈,要是你這種垃圾實力,也能在排名戰上拿到第一?我歐陽杰的名字,從此倒過來寫!”歐陽杰滿臉都是諷刺和不屑,更是對自身的實力,充滿了強大的信心。

    上次他輸掉,完全是太過“大意”,沒想到紀東會利用天外神火,作弊通關,今天,他歐陽杰就要把曾經的失敗和屈服,十倍百倍的還給紀東。

    紀東聽到這話,忽然指著歐陽杰就痛罵道:“歐陽杰,我看你是下跪把腦子跪傻了吧,我輸了,要還你一年的修煉資源,你輸了,我卻什么都得不到,你名字倒不倒過來寫,管我屁事!”

    “不會吧,歐陽杰曾經下跪?”

    “什么時候的事情,沒有聽說啊。”

    “可這是紀東說的,應該不會假的吧,看,歐陽杰臉都變紫了。”

    歐陽杰何止是臉色發紫,簡直就是紫的發黑啊,他沒想到紀東竟然敢當眾,把功法殿的事情說出去,害他當眾丟臉。

    絕對不能夠原諒!

    “吼,紀東,你徹底的激怒我了,哪怕你現在跪下來求我,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我最后問你一次,這賭斗,你接不接?”歐陽杰氣的雙目都要噴火。

    嚇的很多弟子,臉色都白了幾分。

    紀東怡然不懼,轉身就走,懶得跟歐陽杰這種人廢話,王白很鄙視的看著歐陽杰道:“輸不起,就不要跟我兄弟賭,這么不公平的賭斗,誰腦子壞掉才接。”

    周圍的弟子聞言紛紛點頭,歐陽杰這哪里是賭斗,分明就是欺負人。

    只是他們心里不認同歐陽杰,卻不會有人傻到站出來,跟歐陽杰作對。

    特別是見到紀東不同意,天炎長老,還非常公開的來到了歐陽杰身邊,又攔著紀東喝道:“弟子紀東,你還不給老夫站住,這賭斗。你今天必須接!這是對你上次作弊通關的懲罰!”

    “作弊?”

    紀東停下腳步,好像聽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話,回頭冷笑著盯著天炎長老:“圣地哪一章,哪一條規定,通關的時候,不允許使用天外神火了?既然沒有,你憑什么說我作弊?”

    “放肆!你這弟子,無法無天了是吧,我是長老,我說你作弊,你就作弊,你不但在通關的時候作弊,甚至你還在跟歐陽杰賭斗的時候,也作弊了。”天炎長老一身正氣的說道。

    那樣子,看的紀東好一陣惡心,直接做了個嘔吐的動作道:“不是我作弊,而是你們偏袒的太明顯了。”

    “一派胡言!”

    天炎長老當然不可能承認,但事實上,傻子都看的出來,他完全就是在偏袒歐陽杰。

    “都不要鬧了,你叫紀東是吧,你如何通關的,我們不管,但你上次跟歐陽杰賭斗,明顯不太公平,這樣吧,老夫做主,讓你們再賭一次,你輸了,就把拿走的資源,還給歐陽杰,歐陽杰輸了,我們也讓他,給你道歉,老夫看,就這樣決定吧。”

    主持排名戰的長老一共有五個,除了天心長老有點猶豫外,其他長老這時候紛紛站出來,充當和事老。

    紀東那個火大,他們這哪里是勸解,擺明了就是一起偏袒歐陽杰。

    “這就是所謂的圣地長老,我還真是大開眼界啊!想要給我做主,你們幾個,還不配!”

    紀東憤怒的干脆又指著這幾個外門長老,一通臭罵,罵的那幾個長老臉色漆黑,氣的胡須都抖了起來。

    “狂徒,不知死活的狂徒!”

    “目無尊長的混賬東西!竟然連我們長老都敢罵!”

    那幾個長老氣的身體都在哆嗦,要不是知道紀東手中,居然有劍癡長老給的劍令,他們非要把紀東一掌拍死不可。

    見到這么多外門長老聯手起來,都不能逼迫紀東就范,歐陽杰也氣的不輕,周圍的弟子可都在看著呢,這次要是不能逼的紀東重新賭斗,他歐陽杰以后還有臉,在外門抬起頭?

    “紀東,你給我站住,你想要公平是吧,好,我就給你公平,只要這次的賭斗你還能第一,我把這本地級的飛行武學,輸給你!”

    歐陽杰咬著牙,忍痛從身上掏出來一本武學密卷,“擁有他,你就可以在武宗境界,就擁有御空的能力,這可是我歐陽家花費重金,從拍賣會上買來的,我都還沒看過,這賭注,你可滿意?”

    “飛行武學?歐陽杰,你可不要騙人,這真是地級的飛行武學?”紀東眼睛一亮。

    他其實知道,這次就算不跟歐陽杰賭斗,以歐陽杰陰狠的性子,也肯定不會放過他。

    索性就干脆就跟歐陽杰賭斗,順便還能獲得一門奇特的地級武學。于是在得到歐陽杰肯定的點頭后,紀東毫不遲疑,笑著點頭道:“好,這賭斗,我接了,你輸的時候,可不要反悔。”

    “哈哈,我歐陽家富可敵國,想要什么得不到,你以為我跟你一樣,窮的連一本地級武學都買不起嗎?”歐陽杰一副自傲的表情。

    冷不丁一只手,已經拍到了歐陽杰的肩頭道:“那個小歐陽啊,咱吹牛可以,該簽的字據。還是不能夠馬虎的,來,快簽了它吧,順便按個手印,這樣你就可以和我兄弟,正式開始賭斗。”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