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歷史軍事->蘇廚TXT下載->蘇廚->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談判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蘇廚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談判

    第三百九十二章談判

    蘇油說道:“都管此言有差,那少年能騙過貴軍副將,想來對貴國邊境風俗是非常稔熟。”

    “不瞞都管,蘇明潤也是眉山江卿世家出身,我大宋士大夫之家,與西夏和六谷蕃豪貴卻又不同。”

    “幼受明王之教,飽讀圣人之編。如果說那少年是我渭州子弟,還這般風雅,那論述九經,肯定沒有問題。”

    “不過能演說佛法,呵呵呵……怕是貴國人或者六谷蕃的可能性更大吧?”

    梁屹多埋語塞:“可馬群于月前出現在渭州,穿街從城北到城南,最后進入了城南的控鶴軍營寨。太守可要我說明準確時日,尋來證據證人?”

    蘇油呵呵一笑:“這件事情的確有些奇怪,那日有人知會與我,說渭州城北驚現龍駒,本官還喜出望外,想作為祥瑞上報來著,誰知道馬屁股上卻打著貴國皇室的印記,當真掃興。”

    梁屹多埋勃然作色,轉眼又壓下怒氣:“太守,梁屹多埋此來,就問龍駒何日歸還?”

    蘇油自己添了一杯葡萄酒:“此酒當用大號的高腳水晶杯裝盛,方顯得雅致。我渭州城如今百商興盛,水晶杯都是有的。”

    梁屹多埋扯了扯嘴角,冷笑道:“太守如果敢對西夏開放榷市,太守敢賣,我們就敢買。”

    蘇油擺著手:“制度就是制度,去年貴國寇我渭州,如今卻又要榷市,我大宋面子上很難看的。”

    說完接著道:“不過錢這東西誰也不嫌多不是?對了,這幾日鹽價波動得厲害,圖干他們沒有受什么損失吧?”

    梁屹多埋嘆氣:“回去的半道上死……等等,圖干是誰?”

    蘇油哈哈大笑:“都管著相了。你我雖各為其主,但同為邊臣。有些事情,看破不說破就好。”

    “我有一位故人,聽聞救了都管一命,都管好客,便將之留在了西夏?”

    梁屹多埋搖著頭:“沒有這么個人。”

    蘇油說道:“當真沒有?巢谷巢元修,都管沒有聽說過?”

    梁屹多埋搖頭:“沒有。”

    蘇油呡了一口葡萄酒:“那這生意,就不太好談了……”

    梁屹多埋冷笑道:“要是真沒這個人,對太守而言,不是好事嗎?”

    蘇油眼珠子轉了轉:“哦?都管能將之變沒了?”

    梁屹多埋混沒有料到大宋文官如此心黑,眼珠子也轉了轉,順著蘇油的意思,伸出三根手指:“其一,歸還龍駒;其二,開放榷市;其三,遠來是客,太守需請我去囤安寨盤桓一二。”

    蘇油面色沉重:“都管這些要求,有點過分了……”

    梁屹多埋看破了蘇油的色厲內荏:說完微笑道:“答應了三條,我便向太守保證,自今而后,世上再無巢谷巢元修,西夏只多一個叫家梁的漢人。”

    “小蘇探花五歲就能收留孤童,十年能讓眉山諸業大興,十四歲能得宋皇親點為探花。如此大好聲名,敵不得三點小小要求?”

    蘇油躊躇了半晌,決然道:“只有一件事情,死要見尸。”

    “巢元修在西夏流落草莽,被匪徒殺害。是我托都管找尋尸骸,送回眉山歸葬,算是盡到一場朋友間的交情。”

    “至于那個什么家梁,呵呵呵……”

    說完一臉正氣地說道:“告訴他,我與他之間,一直是他自己過度解讀。我蘇明潤無愧于朋友之道。”

    “出身低賤本不是什么大事,一時游戲,何至于銜恨終生?”

    “只要他愿意回來,我蘇明潤倒履相迎,還認他是同窗好友。但是叛國求榮,那便恩斷義絕!叫他想好,死后可有面目見列祖列宗!”

    梁屹多埋呵呵冷笑:“探花郎果然好演技,要不是親見得有人被你逼得身敗名裂,東躲西藏;被你害得得有國難投,有家難歸。連我都要以為當年的確只是一場游戲,要和探花郎一起義正辭嚴,主動為探花郎誅卻這樣的亂臣賊子了!”

    蘇油閉上了眼睛,既似在回避梁屹多埋的諷刺,又似在為自己的這份友情惋惜,最終決然睜眼:“龍駒,三日之后在鎮戎軍交割,馬群沒有,只有照夜白和颯露紫。”

    “榷市,直接貿易是不可能的,自己找蕃部擔任中間人,就如那圖干部一般,只要不是同西夏直接交易,我蘇明潤就睜只眼閉只眼。”

    說完站起身來:“走吧,現在就去囤安寨。”

    梁屹多埋心滿意足,還是不忘譏刺蘇油:“這才對嘛,三日之后,巢元修的尸骨自會送到,蘇太守可要好好利用一下,痛哭一場,讓滿大宋的人,都知曉探花郎的仁德喲……”

    蘇油被諷刺得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都管興致可真高,去還是不去?不去休怪我一會兒改了主意。”

    ……

    劉參軍一臉悲憤地橫刀站在轅門之前,對文官的糊涂愚鈍痛恨到了極點。

    雖然他一樣的痛恨這個破寨子,但是并不妨礙他得知西夏人將要進寨的時候,拔刀相向。

    蘇油面無表情:“劉參軍,你的任務已經完成,現在就交卸差事。給你一月休沐期,愛去哪兒去哪兒。”

    劉參軍慘笑一聲:“蘇明潤,老子佩服你經濟之能,讓大郎也不得不受你挾制。可今天你要放夏狗入寨,是真當我陜西無一男兒了?”

    蘇油冷笑道:“司法參軍,首先你只是修建者,不是守衛者;其次上官已經命你交卸差使。”

    “也就是說,囤安寨從現在起,與你再無一絲干系。就算我蘇明潤明天再命人一把火燒了,你也只能看著,不能攔著。干啥?讓路!”

    劉參軍將刀一擺,梗著脖子:“你先當老子死了!”

    蘇油“噗嗤”一聲笑了:“怎么著?要造反謀逆?須知我還是朝廷任命的樞密都副承旨,渭州帥臣!”

    種詁站了出來,焦急地喊道:“老劉,收刀!威脅朝廷命官,這是死罪!”

    劉參軍怒道:“大郎!”

    種詁眼中有些濕潤,躬身行禮:“老劉,算我求你了,有事兒我們下來再細議行不?他蘇明潤才是知渭州軍州事!為了鎮戎軍的弟兄們,老劉,你是要我給你跪下?”

    劉參軍老淚縱橫,將刀狠狠往地上一甩,入地半尺,搶過一匹馬,翻身上鞍:“老子不伺候了!”

    蘇油冷笑道:“你敢!一月之后,乖乖到廳過堂,不然看我如何料理你。”

    劉參軍嚎哭一聲,切齒而罵:“蘇明潤,老子就等著看你的下場!”

    說完狠狠的一打馬鞭,戰馬狂奔出寨。

    蘇油看著劉參軍的背影,恨恨地啐了一口:“當兵的窮措大,賊性難改,直如此粗野!”

    調整了一下神情,這才冷冷地對梁屹多埋道:“都管,請!”

    梁屹多埋偷偷看了看被蘇油剛剛那句話刺激得臉色通紅的種詁,輕輕一笑:“太守好大的官威。大宋以文制武,當真不凡。”

    蘇油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那是自然,我朝祖制,杜絕了藩鎮之禍。所謂攘外必先安內,是有它的道理的。”

    梁屹多埋呵呵兩聲:“無怪大宋出不了決勝萬里的霍驃騎。”

    蘇油臉色一變,立刻說道:“可也出不了殺妻滅子的漢武帝,更出不了殺舅的漢和帝,弒母的魏明帝。”

    這一炮頓時打得梁屹多埋面如土色。

    /txt/93829/

    。_手機版閱讀網址:

    【悠閱書城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