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歷史軍事->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TXT下載->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正文 第七十五章 危機與危機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征服天國之曙光時代正文 第七十五章 危機與危機

    諾梅洛在走廊里安靜的等待著馬希莫的到來,雖然他已經知道了亞歷山大六世準備怎么對待這位都主教,但是他的神色中卻沒有露出任何異樣。

    他在波吉亞家待的時間太久了,可以說不但已經完全成為了這個家族的一員,甚至在很多時候他與教皇的親密要比亞歷山大六世的那些兒女都更親近些。

    所以當他看到亞歷山大六世對馬希莫起了殺心時,他一點都沒有感到意外,盡管教皇與貢布雷伯爵之間如今的關系大概可以說正處于蜜月期,這可也絲毫沒有影響他讓凱撒趁機插手羅馬涅不是?更何況這位都主教,他雖然是伯爵推薦,但是在巨大的收益面前顯然也絲毫不能動搖教皇的心意。

    教皇調制的坎特雷拉應該已經準備好了吧,看著在隨從帶領下遠遠走來的都主教,諾梅洛向前兩步微微躬身說:“閣下,陛下請您到他的私人居室談話。”說著秘書稍微向前低聲解釋“您知道這其中有些事情似乎不適合讓太多知道。”

    馬希莫立刻點頭應允,他知道這個人是教皇身邊的紅人,現在看到他親自接待自己,馬希莫不禁微微有點受寵若驚。

    不過諾梅洛的話倒是正說中了他的心思,這件事的確是不應該讓太多人知道,更重要的是馬希莫很清楚如果讓亞歷山大六世看到那封烏利烏帶來的盧克雷齊婭的信,大概教皇可能都爆發的怒火也的確不適宜在眾人面前公開。

    亞歷山大六世的個人居室依舊是以前亞歷山大覲見時去過的那個有著幾層臺階的大房間,甚至里面那個醒目的大理石地球儀也還擺在原來的位置沒有一點變化,就這點來說,教皇和他的便宜女婿倒是有些近似的地方,都是多少有著些念舊的小情懷。

    看到馬希莫,亞歷山大六世沒有表現出過多的熱情,也沒有刻意顯得冷漠,他伸出手讓這位半路出家的都主教親吻之后就示意他和自己一起坐到稍微寬敞點的地方去,不過他一開始沒有露出想要主動開口的樣子讓馬希莫略微有點為難。

    “您需要喝點什么嗎?”諾梅洛走到桌邊拿起酒杯,在斟滿三杯后先是送到教皇面前一杯,然后把另一杯遞給了馬希莫。

    “謝謝。”馬希莫接過酒杯有點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同時他的目光一直望著默不作聲的亞歷山大六世。

    “那么說您帶來了一封我女兒的信?”教皇終于開口了,不過緊接著他就抬手阻止了要說話的馬希莫“在這之前我想先知道您的來意。”

    “是這樣的陛下,我們認為凱撒這次做了一件讓所有人都陷入了進退兩難的錯事。”

    “您說的是我的兒子,凱撒·波吉亞?”教皇神色平和的問,看到馬希莫立刻點頭,亞歷山大向旁邊的諾梅洛看了眼“看來我們需要單獨談談。”

    諾梅洛立刻向教皇鞠躬行禮,然后快步退出了房間。

    “現在你可以說說我的兒子究竟做了什么錯事,”亞歷山大六世說著忽然又輕輕抬手阻止了要開口的馬希莫“不過在這之前你要先想清楚要對我說什么。”

    馬希莫暗暗舔舔嘴唇讓自己內心涌動的情緒穩定下來,他知道自己這是在冒險,不過正如烏利烏說的如果成功他們能得到的回報卻足夠豐富,而烏利烏告訴他他有個兒子的消息,讓馬希莫覺得自己的確不能再繼續這么荒唐下去了,然后他小心翼翼的開口:“陛下,凱撒對費拉拉的入侵的確給很多人帶來了麻煩,不過這些還在其次,我這次來要對您說的是,羅維雷樞機主教大人似乎在這件事上有屬于他的想法,而且這可能已經給您或是凱撒帶來了很不好的結果……”

    教皇沉默的聽著馬希莫的話,他始終沒有開口詢問,直到馬希莫告訴他老羅維雷兩次派遣他的兒子和托尼·德拉·羅維雷去了蒙蒂納。

    “他要做什么?”亞歷山大六世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輕輕問,然后他才揮手示意馬希莫繼續說下去。

    “蒙蒂納伯爵夫人認為羅維雷叔侄可能會利用博洛尼亞的事件在其中謀取好處,這顯然是得到了樞機大人的許諾,在這種時候伯爵夫人認為她已經沒有其他辦法,所以她請求盧克雷齊婭夫人能從您這里得到幫助。”

    馬希莫說著把一封信小心的放在桌子上,然后躬身退后重新坐回到自己的椅子里。

    亞歷山大六世看著那封信沒有立刻拿起來,他在琢磨馬希莫對他說的話。

    博洛尼亞發生的事的確已經傳到了梵蒂岡,這也是為什么當一聽說馬希莫求見,亞歷山大六世就動了殺機的原因。

    梵蒂岡的尊嚴的確遭到了挑釁,而挑釁者居然會是蒙蒂納人,這是教皇怎么也沒想到的。

    雖然可以確定占領博洛尼亞不是亞歷山大的命令,但是蒙蒂納人對教廷的蔑視卻是無法辯駁的。

    只是這一點,亞歷山大六世就完全有理由毀掉所有與蒙蒂納有關的人。

    至于眼前這位都主教,教皇認為恰好可以用來作為他宣泄怒火的第一個出氣筒。

    不過馬希莫給他帶來的消息卻讓教皇不能不略微有點猶豫了起來。

    老羅維雷是他一生的敵人,亞歷山大六世甚至覺得或許最終決定他們兩個勝負的不是他們能夠使用的陰謀手段,而是誰能更長久的活下去。

    而老羅維雷不顧一切的為他的兒子謀取權利的種種手法,其實和亞歷山大六世如出一轍,正因為這樣當聽說羅維雷叔侄去了蒙蒂納后,教皇不得不開始考慮在這件事上,老羅維雷是不是表現得有點太過關心了。

    如果老羅維雷只是想趁機從蒙蒂納撈取好處也就罷了,可如果他的野心是羅馬涅呢?

    教皇拿起了那封信小心的打開,看著信上熟悉的筆跡,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可漸漸他的笑容消失不見,因為他發現盧克雷齊婭這封信里的內容固然如他已經猜想到的是在為她的情人說清,不過其中有些東西卻讓亞歷山大六世不得不為之心動。

    “……親愛的父親,也許您認為我是為了我的愛人才不顧凱撒甚至是不顧波吉亞家的利益,可這顯然不是事實,我寫這封信是在考慮到了我們大家所以人之后才做出的決定,康斯坦丁·德拉·羅維雷有窺伺蒙蒂納甚至是羅馬涅的野心,不過我更認為他這是受了他父親的慫恿,請想象一下如果讓羅維雷家滲透羅馬涅甚至是托斯卡納,那么熱那亞的勢力勢必會乘虛而入,而威尼斯是決不能允許這種情況出現的,到了蒙蒂納勢必將卷入更大戰爭之中,而凱撒這時候正被困費拉拉,難道您認為到了那個時候以凱撒區區4000軍隊能夠與蒙蒂納軍隊對抗嗎?”

    看到這里教皇的眼神從信紙上方看向對面的馬希莫:“都主教,你認為蒙蒂納人會進攻費拉拉嗎?”

    馬希莫似乎被這個問題問住了,他稍微沉默似乎在想怎么回答,然后他小心的開口:“陛下,我不知道蒙蒂納軍隊是否敢于公然進攻費拉拉,不過他們曾經與奧斯曼人交戰。”

    教皇臉上松弛的皮肉微微動了下,他臉上第一次露出了憤怒的神色,在狠狠的瞪了眼馬希莫后他繼續低頭看著信里的內容。

    “必須懲罰蒙蒂納對博洛尼亞的占領,這是毋庸置疑的,為此蒙蒂納伯爵夫人已經承諾愿意在命令占領軍即刻撤出博洛尼亞的同時,向梵蒂岡繳納一份50000拉迪亞的贖罪金,”看到這里教皇的嘴巴微微張了下,他很想說蒙蒂納真是個土豪,想想當初盧克雷齊婭與喬瓦尼·斯福爾扎結婚時得到的全部財產也不過30000弗洛林,教皇就不禁為蒙蒂納的財大氣粗暗暗感慨,不過讓他真正動容的還是下面的內容“但是為了不讓羅馬涅被趁機滲透,伯爵夫人同樣拒絕從費拉拉撤軍,她已經下令指揮這場戰斗的貢帕蒂將軍,必要時候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的進攻費拉拉,我的父親請為了凱撒著想,我不希望再看到我的兄弟受到傷害,而我可以向您保證貢帕蒂將軍是一個可怕的軍人,而凱撒的軍隊是絕對無法和蒙蒂納軍隊抗衡的。”

    亞歷山大六世捏著信紙的手不由微微變得微微用力了些,他從信中的字里行間感受到了盧克雷齊婭的擔憂和一種少有的決絕,這讓教皇相信他的女兒在寫這封信的時候應該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

    “博洛尼亞的被占領會讓我們家族的敵人有機可乘,他們也許會用博洛尼亞向您提出交換的條件,如果那樣最終您自己又能得到什么呢,除了一個原本就屬于教皇名義下的城市什么都沒有,而我的哥哥卻可能遭遇危險,既然這樣您為什么不能接受蒙蒂納伯爵夫人的條件,50000贖罪金和一個提議:蒙蒂納軍隊完全撤出博洛尼亞,而凱撒也退出費拉拉,同時宣布由馬希莫都主教入駐博洛尼亞,兼領費拉拉主教。”

    看到這里亞歷山大六世慢慢放下了信,他望著馬希莫看了會,然后從自己身邊擺滿酒瓶的桌上拿起一瓶葡萄酒,打開塞子示意馬希莫走過來。

    “嘗嘗這個都主教,這是真正的教皇葡萄酒。”

    說著,教皇把鮮紅的酒水倒入馬希莫手里的杯子。

    康斯坦丁略微有點忐忑不安的跟在領路的仆人身后,當聽說巴倫娣要見他的時候,康斯坦丁心里不禁有些緊張,雖然知道他們的策劃不會那么輕易的被察覺,但是難免心里有鬼的作祟心理讓他比平時變得有些精神過敏了。

    看到康斯坦丁,巴倫娣原本略顯冷漠的臉上努力擠出了一絲笑容,很想和哥哥改善關系的心思讓她的態度比以往稍微顯得溫和了些。

    “我們要舉行一次彌撒,規模不大不過很重要,”巴倫娣向康斯坦丁解釋著邀請他來的原因“我想邀請你一起參加,可以嗎?”

    “哦,這個……很好,真的很好,”康斯坦丁用力點點頭,然后稍微猶豫又試探著問“不過你真的不再重新考慮我們之前的建議嗎,要知道立刻撤出博洛尼亞現在還來得及,至于凱撒你放心父親一定會想辦法與教皇達成協議,雖然這可能會對蒙蒂納多少有些影響,但是至少要比與梵蒂岡開戰好得多。”

    巴倫娣看著極力勸著她的康斯坦丁稍稍皺了下眉,不過接下來她還是盡量耐心的說:“康斯坦丁,你知道我是不會答應你們這個條件的,我不會允許有人插手屬于貢布雷家族的羅馬涅。”

    “可是羅馬涅并不屬于貢布雷家族。”康斯坦丁的聲調一下提高了,他顧不上四周人投過來的詫異眼神怒氣沖沖的說“你難道忘了當初蒙蒂納是誰的領地,如果不是和你訂婚,那個貢布雷怎么可能擁有這片領地?”

    “可是現在蒙蒂納是亞歷山大的了,”巴倫娣絲毫不讓的說“而整個羅馬涅屬于貢布雷家族,屬于我和亞歷山大未來的孩子,誰也別想從我手里把它奪走。”

    康斯坦丁似是有點失望的看著巴倫娣,他的目光中隱隱閃過抹無奈和悲傷,然后他忽然用很低沉的聲調說:“我會來參加彌撒儀式的。”

    看著康斯坦丁的背影巴倫娣神色黯然,她知道自己與家族真的走到了一個盡頭,甚至就是和康斯坦丁也可能出現了難以彌合的裂痕。

    巴倫娣承認有那么一會她很想叫住康斯坦丁,她不希望他們之間最后變得不可收拾,可是羅維雷家的種種舉動卻又讓她難以忍受。

    “父親,如果你當初不讓我為家族做事也許我會更幸福些。”

    巴倫娣發出一聲輕輕嘆息。

    蒙蒂納的彌撒儀式是在蒙蒂納教堂舉行的。

    自從托尼·德拉·羅維雷主教被巴倫娣夫人從領地里趕出去之后,就只能由輔助主教主持的儀式就不得不變的簡單了許多。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諸如領圣餐與施洗這種儀式雖然可以由輔助主教代為執行,但是主祭儀式就只能由主教親自支持才可以。

    偏偏主教大人被伯爵夫人哄走了將近大半年,所以當聽說要在蒙蒂納教堂里舉行彌撒儀式的時候,雖然已經知道這個儀式不會公開舉行,可依舊讓很多當地人感到歡欣雀躍。

    “民眾需要主教,”托尼·羅拉·羅維雷主教身穿全套祭袍,洗得干干凈凈的白長衣,鑲嵌著花紋的紫披,和前后都由寶石作為吊墜的圣索,托尼主教步行在街上,他的四周由四個教士分別撐著一個華蓋的四角籠罩住他的頭頂“他們需要我來指引方向。”

    幾個農民跟在隊伍的后面,這些人是從蒙蒂納各個村子里挑選出來的代表,他們將為領地的收成祈福。

    康斯坦丁走在隊伍里,當看到暫時停下來的托尼主教向他示意時他快走幾步來到堂叔面前。

    “我努力了,我想阻止她,可她什么都不肯聽我的。”康斯坦丁咬著牙說。

    “我的孩子,你的善良讓你狠不下心,不過你現在應該知道這都是徒勞的,你決定了嗎?”

    “是的,我決定了。”康斯坦丁壓低了聲音“不過我只希望別太過分,她畢竟是我妹妹。”

    “這個你放心,只是你也應該祈禱,但愿她不要辜負你的這份關心。”托尼主教說完就隨著已經起步的華蓋向前走去。

    蒙蒂納教堂規模不大,當來到教堂外面時巴倫娣忽然想起在她記憶里亞歷山大似乎一次都沒來過這個地方。

    這多少有些奇怪,哪怕是那些最懈怠的貴族也不會這么怠慢自己領地里的教會。

    不過這個念頭也只是一閃即逝,在幾個隨從的陪同下巴倫娣向教堂里走去。

    輔助主教已經等在門口,看到伯爵夫人,輔助主教露出了稍顯恭敬的微笑。

    在蒙蒂納,教會真的不怎么吃香,特別是主教大人被伯爵夫人趕走之后,處境就更是糟糕了些。

    隨著沉悶的聲響,教堂兩扇沉重的大門碰撞在一起,緊緊關閉。

    巴倫娣在略顯陰暗的教堂里慢慢走著,頭頂上的天窗泄下的光亮好像把教堂分成了明明暗暗一塊塊的,她就在這些明暗交替的格子中間慢慢前行。

    前面,已經可以看到并肩站立在教堂主廳門口的托尼主教和康斯坦丁。

    他們兩怎么站在那里?

    巴倫娣的腳下放慢,最后停了下來。

    “巴倫娣·德拉·羅維雷,你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罪行嗎?”托尼·德拉·羅維雷用從未有過的森然語氣高聲質問“你驅逐主教,蔑視教會,以未履行神圣婚姻儀式的身體侍奉男人,你的行為足以讓教會懷疑你已經被邪惡纏身,在這里我以主耶穌基督賦予我的權利宣布,懷疑你為被邪惡附身的女巫,主的信徒們,履行你們的職責吧,抓住這個玷污了神圣教堂所在的異端!”

    喊聲還在教堂里回蕩,無數身影已經從教堂的暗處沖出,直撲而來!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