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學->都市小說->重回80當大佬TXT下載->重回80當大佬->正文 第703章 做ceo就是要多學習
加入書簽 | TXT下載 | 投票推薦 | 上一頁|返回列表|下一頁

重回80當大佬正文 第703章 做ceo就是要多學習

    “給第三方開發者信心?”舒爾霍夫略微楞了一下,試圖用他在游戲機行業的等價概念置換理解,

    “哦,您說的就相當于是那些跟咱簽了獨佔協議的游戲開發商,一個性質吧?我們有時候會跟大力推薦的爆款游戲開發商簽獨佔協議,防止他們同時跑到任天堂那里發同款。

    您是覺得,將來給王安電腦開發應用軟體的第三方用戶,也有可能被蘋果或者微軟挖走?”

    舒爾霍夫的這個認知,略微有些偏差,而且沒有抓住問題的關鍵,也就沒有充分了解其嚴重性。

    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誰讓他的全部認知框架,都是在四五年的游戲機產業里搭建起來的呢。這個思維慣性和路徑依賴,是扭轉不過來的。

    顧驁略微用手指頭揉了揉太陽穴,為自己沒有把舒爾霍夫貿然調到王安電腦來當ceo,而感到慶幸。

    果然還是術業有專攻,認知有局限吶。

    不過這也揭示了一個問題,以后顧驁應該嘗試讓各個子公司的高管,進行嘗試性的業務對調,開拓他們的眼界,讓他們不會手里拿著鎚子,看什么都是釘子。

    這一招后世阿貍巴巴系就經常用。

    畢竟馬風是國內數一數二的人力資源高手嘛,幾大巨頭的老闆里,其他都是技術或者營銷驅動型的,唯有馬風是籠絡人心型驅動的,這人最大的本事就是忽悠住一個團隊,非常團結為他拼殺。

    阿貍系這招的具體應用方式,一般是在一項業務進展得非常好的時候,就居安思危,把負責的高管和另一個效益還不怎么好的事業部的高管對調,然后做一段時間,鑒別一下“這個業務之所以大賺,是他個人能力好,還是業務本身好。是只有他在這個位置上能大賺,還是隨便換一條阿貓阿狗上去都能賺”。

    (用馬風的話說,就是晴天的時候就要修房頂。下雨了就別修了,來不及,反而會迅速失血失溫,把自己凍死。所以下雨的時候只能拿個盆子接漏水,保存體力,熬到天晴再修。)

    這種調換,一來可以消滅認知固化,二來可以防止有些人躺在錯覺的功勞簿上,覺得不用進步了,貪天之功為己有。最后,這一招也能彰顯公平公正,確保內部持續團結,內斗比其他巨頭少得多。(當然內斗還是會有的,不可能徹底消除)

    相比之下,這方面人力資源公平性工作做得最差的巨頭,就是后世的度娘家了。

    度娘有一個躺著什么都不干就能永遠賺錢、年年提供現金奶牛的生意,那就是賣搜索競價排名。

    度娘還有一堆無論怎么干都至少要先賠錢至少三五年的號稱高科技產業,比如各種自動駕駛或者其他人工智慧應用。

    但是因為李老闆是純技術型老闆,沒有馬風的馭下之術,不懂得輪換鑒別手下的高管,所以賢愚不分一鍋粥,誰都覺得自己吃虧了,誰都不服。

    如果歷史上李老闆能早個十年八年看到這個問題,把手下所有不賺錢項目的總監都拉來搜索業務事業部輪崗一年半年,說不定度娘也不會死得這么慘了

    知道搜索業務誰做都賺錢。但都賺錢的情況下,也是有做得好做得不好的,這就能分出人的能力高下。

    知道做人工智慧前五年誰管都是賠錢的。但是都賠錢的情況下,也是有賠得多陪得少、成果出得多出得少的,這就能分出人的能力高下。

    當然了,技術人員都是術業有專攻的,所以工程師和科學家肯定不能跨部門亂輪。上述的馭下之術,只是針對管理崗的高層。

    ……

    被舒爾霍夫的視野狹隘所警醒,心中居安思危存了換位思考的念頭后,顧驁的審慎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他原本只是想給舒爾霍夫普及一下“面對開放式作業系統電腦競爭時,第三方開發商的重要性”,此時則話鋒一轉,吩咐道:

    “舒適區里待久了,還是要加強學習呀。我覺得,明年兩邊的開發項目都完成、各自又推進開拓了一段時間市場后,你可以跟錢伯斯交換一下崗位,看看交換期間誰把對方的業績做出了更多的增長。這樣,就能看出勝利是因為這個業務本身行,還是你跟他這個人更行。”

    舒爾霍夫微微有些警覺,隨后就意識到這是老闆對他們的考驗。或許就算去那邊之后做得很好,過個一年半載再調整回來,也不會有額外獎勵。

    但是,能在老闆心里留下誰更值得重用的印象,就已經是最大的獎勵了。

    顧驁可是大獨菜者,是不但自己不上市,連收購了上市公司都要退市私有化的主兒。

    他的意志,在天鯤帝國里就是最高獎懲。

    “我完全理解您的高瞻遠矚。”舒爾霍夫想明白后,立刻爽快答應了。

    顧驁很滿意,也就繼續解說乾貨:“在個人電腦領域,第三方軟體開發商的重要程度,不是游戲機行業可以比擬的。因為微軟的危險性,不是任天堂可比的。

    游戲機產業上,天鯤跟任天堂的競爭,本質是一家封閉式系統的獨佔跟另一家封閉式系統的獨佔之間的戰爭,我們只要比任天堂強勢,就能滾起雪球來,確保我們平臺上好玩的游戲層出不窮。我們自己如今放手什么游戲都不開發,未來好游戲還是比任天堂多。

    可微軟哪怕起步階段遠不如我們強大,他們的優勢在于可以供任何小廠使用他們的系統,所有牌子聯合起來,市場佔有率就比頭部的封閉式系統大廠還強很多。

    未來,各電腦廠商為自己的電腦開發應用軟體的時代很快會被終結,獨佔將在90%以上的情況下成為歷史。這時候,初始生態的號召力,初始滾雪球的搶跑速率,就決定了生死……”

    顧驁鞭辟入里地用儘可能通俗的語句,把這里面的道理跟舒爾霍夫解釋了一遍,以安撫手下頭號大將的心有不甘。

    不然,讓天鯤系的老部下覺得老闆對王安系投入更多資源、給他們的工作成果更高的估值,心有不甘,隊伍就不好帶了。

    顧驁的解釋,其實就是把歷史上pc時代,蘋果跟微軟競爭的那一套,複盤了一遍。

    同時,又加入了一些后世智能手機時代,蘋果的ios跟穀歌的安卓之間競爭的商業關係,作為邏輯的補充。

    畢竟pc時代的mac和windows、手機時代的ios和安卓,本質上是一類的競爭關係。

    開放式系統都是后出現的,但市場佔有率都遠遠超過先出現的封閉式系統。在科技行業,原本很適用的“我起步階段跑得比你快、資源比你多,你就一輩子追不上我”思維慣性,在這類問題上是不能通用的。

    后世中國人好多都在感慨:為什么我們不自研一套作業系統?無論是電腦時代還是手機時代,老是被美國人收割壟斷紅利!

    這種義憤就有些搞笑了。

    中國人沒有自己的作業系統,和無法自主研發核心科技的晶片,這兩件事兒的難度,是截然不同的。

    雖然從結果上來說,都很難做到。

    但晶片無法自研,主要是科研投入不夠,技術難度大、投資周期長。

    作業系統則不是科技難度的問題,而是沒人跟進你這個生態你研發出來了,沒人給你開發基于這個系統的應用軟體,app,你系統本身做得再好,最后也會死的。

    蘋果公司的ios,如果在早期沒有把app-store的豐富度做起來,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那就是跟諾基亞的塞班死得一樣慘。

    甚至歷史上諾基亞的生態之所以沒人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諾基亞本來就是手機界的大佬,第三方都怕諾基亞玩“看誰好了,我再做個親兒子”這樣的把戲,剽竊排擠第三方,所以都不陪他玩。而蘋果則因為原先沒做過手機,大家都放心,不怕蘋果在app領域有親兒子,大家都是外來戶。

    早期塞班的系統,同期是不比蘋果ios內測時差多少的。

    顧驁現在要自研全新的作業系統,以他在天鯤積累的技術團隊,和吸收王安一派的技術實力后,其實已經足夠了。技術上要成功,難度不大。

    最關鍵還是生態的初始信用,所以為了這個第一步推雪球的初始動力,哪怕花10億美元弄王安的牌子,都是值得的。

    如今王安品牌起到的作用,就跟歷史上蘋果機初年的app-store公信力,是一樣的。

    ……

    “我理解您的苦衷了,沒想到,封閉式系統與封閉式系統的競爭,和封閉式系統與開放式系統的競爭,居然有這么大的差別、這么多的學問……

    老闆,您是怎么推演聯想到那么遠的連鎖反應的?我覺得我光是跟著您的思路聽,想象力都有些不夠用了。”

    聽完顧驁的解釋之后,舒爾霍夫覺得自己簡直是心悅誠服,五體投地。

    他覺得,不管原先有沒有人對老闆躺著拿錢不干事心有不服的,現在都會覺得這些好處都是老闆該拿的。

    人家做事少,但每一件都是大事,每一個眼光都是高瞻遠矚。

    “這是天賦,學不來的。你只要做好份內的事情,假以時日也能有我的遠見卓識。”顧驁拍拍舒爾霍夫的肩膀,以示鼓勵。

    舒爾霍夫覺得一陣彆扭。

    自己都四十好幾的人了,還要假以時日學習、努力追趕……

    老闆才特么25歲啊。
    
牛仔骑马电子游戏